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浅析槟郎新诗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357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6-23 周三, 上午5:57    标题: 浅析槟郎新诗 引用回复

浅析槟郎新诗

作者:杨宇茜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马上一个学期就要过去,“新诗鉴赏”课也只剩下最后一节,万般不舍。课前槟郎会给我们品读他自己的诗歌,正式新课会让我们欣赏近代以来的作家群体所创作的诗歌。

对于槟郎,这是我选修的他的第三门选修课。本学期,我选修了两门他的选修课。槟郎的诗歌很有趣,回忆家乡诉说历史,旅游感悟。爱恨离散都是他的诗歌内容,不得不说,槟郎也是一个涉猎面很广泛的当代南京诗人。

结合之前的所学所感,我意识到,在这纷纷扰扰的新时代中,槟郎似水,蜿蜒过每个人的心田,带给人们温暖的诗意。

槟郎谦逊逍遥,乐观豁达,拥有澄澈的灵魂。他的课堂与众不同,除了课前课后的播放音乐,他在课上总是习惯性地“抛砖引玉”,这是一个必走的流程。“砖”是槟郎的自谦,指的是他自己创作的诗歌,而“玉”则指的时候新诗鉴赏的课程内容。槟郎喜欢写诗,热爱创作,每日一诗的习惯保持多年,我们通过理解槟郎的诗歌与他产生灵魂上的共鸣,达到交流心灵的目的,进而展开接下来的学习。槟郎向我们介绍了许多新诗代表作家,从戴望舒到海子,老师找来他们的许多作品逐个分析,多角度多方面地向我们呈现了一个属于新诗的独特世界,学术氛围浓厚,别具风采。槟郎为人十分幽默,从他平时的授课模式以及介绍自己的笔名可以看出,槟郎是个开朗乐观之人,他曾向我们袒露自己的经历,从狱警到老师,他从未屈服于命运的安排,而是用智慧和毅力去把握人生的每一个转折点,成功地将一个个挫折转化为机会,并牢牢握住。槟郎的诗作也是如此,他的诗歌有着十分精彩的幽默感,其幽默并非世俗段子的拼凑,而是一种显而不露的含蓄的方式。阅读他的新诗,你未必会哈哈大笑,但你却必然会心而笑,这是一种超然世外的精神,令人敬仰。

槟郎的诗歌纯净灵动,语言清丽,读来朗朗上口。作为我国现代美学的先行者和开拓者之一的宗白华曾经说道,“诗和春都是美的化身,一是艺术的美,一是自然的美。”诗歌作为短小精悍的抒情性文体,美是它的基本属性。文学创作活动中,文本的呈现带来美的存在,而审美是文学活动中必不可少的环节。诗歌中的美学特质是诗人的永久追求,诗所散发出的多种外在美和内质美也是读者共同追寻的审美体验。槟郎的诗歌就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他的作品如溪流般有一种渺远而梦幻的美感,将一些心境描绘得如在梦中,同时先生始终坚定地对未来寄予希望,字里行间充溢着强韧的热爱生命的张力,透露着四个字:热爱生命。

“年年岁岁花相似”,槟郎创立汤山雅集群,建造了一个户外和探洞的基地,风雨无阻,他的内心始终波澜不惊,泰然自若,记录山水。而大自然的清澈,透明,就像槟郎一样,充满温情与诗意。山水是槟郎诗歌的载体,灵气和高雅心境赋予山水内涵。如同苏轼深夜点蜡烛赏海棠,川端康成凌晨醒来发现花还未眠,槟郎细致入微的观察,用心体会,是他创作出许多佳作。槟郎在《风过皆有声》中写虚无的风,“吹去肉体的懦弱/灌进天命的担当/我立在卑微的队伍里/人神间无尽的桥梁”,风吹万物带来耶稣的消息,也让万物有了声响;在《方山的月亮》中写明亮的月,“你从蛮荒里引来/人类/暖孵着诗歌/屈原的月亮/李白的月亮/唐伯虎的月亮/也是/槟郎的月亮/受孕于你的慈光/你活在我们诗经的心脏里/它为人类的命运而搏动”,当先生的灵感与月亮忽然邂逅时,他便在诗词中瞬间脱离了世纪时空的限制,在月光中展开灵魂,诉说情思,离家的少年逐渐成长,没能望见故乡的那轮明月,槟郎自己便成为了月亮,照亮他人前行的路。先生的诗句不苟且,也不迂回,带着锐利与纯粹,那种饱蘸着理性思考之庄严与充满着文学而又诗意的表达结合后仿佛产生了一种可以撼动我心灵的力量,就犹如在混沌的沉睡之中听到水声潺潺,清凉浮躁精神,达到自身的积淀。也在许久前的诗歌《天又下雪了》中写南京的初雪,“准备好雪来,才能欣赏雪景。那一片银白的纯粹,我们平时的杂碎,忽然黯然失色”,雪花飞舞的夜晚,全世界都仿佛在单独做一个梦,梦里有一望无际的夜,他包裹着过往的破碎,变成一望无际的海。先生用自己内心那不灭的纯粹来托起胸膛里面充满着浪漫主义的情怀,没有一丁半点的矫揉造作,没有一丝半毫的遮掩修饰,就是一颗赤子心,带着似水的柔情,带着阳光的温度,写下一份又一份的海阔天空。在《有一种怪兽》里,写出了对于发声自由的呐喊,多少次槟郎说出实话,被删帖,被举报,最是伤心的事情,被自己的学生投诉,所以他在诗中唐满是无奈的说“孙悟空取经路上/降服了怪兽/答应改恶从善/从此人们说话无虞/敏感词便失去”。

弗罗斯特曾经说过,写诗如同和知己聊天, 不求话多, 只求一切尽在不言中。细细品读先生的诗歌,便不自觉地在宁静中获得一份智慧,而这种智慧是诗人通过简单质朴的描写使读者自己感悟而来的,哲理的思考带给不同的读者不同的智慧。轻轻阖上双目,眼前浮现出静谧美好的画面,那站在月光下无限遐想的人, 是槟郎,也可能是你,是我。

槟郎踏遍山河记录美好,自然在他的诗歌中留下足迹。首先是先生的故乡,槟郎是故乡最忠诚的记录者,从安徽到南京,从巢湖到江宁,他与故土远离和割裂,却从未忘记故乡的风土与情感。他在《村头的银杏树》中写到“一个人和一棵树,我在树下长大。我到外省都市流浪,故乡的银杏,在冥冥之中庇护”;在《故乡的山里红》中写到“多美的名字,山里红山里红,故乡的青山红了。小红果如红玛瑙,点缀在我的童年”,银杏粗壮随处可见,山里红也只是故乡山上普通的小野果子,而故乡是一阵说来就来的秋风,风拂满面,不是浓烈的想念,但也更避无可免,也许只是一棵偶遇的银杏或者是一小片红果,却可以勾起绵延的乡情。

槟郎的诗歌蕴藉隽永,他的诗歌很少有华丽的词藻的堆砌,而是把哲理和社会现象塞进诗歌里,给世人以启示。在槟郎的笔下,无论是谈文学艺术,还是人生悲欢,或是爱情的温柔与甜蜜都别有一番风味。他的人生没有边界,没有生死,也无美丑之分,一切事物都以平等方式存在。生、死、花朵和伤口可以同时出现,形成叙述的和声。槟郎在《我是一方石头》中写到“我是一方石头,现在名叫槟郎。我的诗歌全集,秘藏着宇宙的全息。我还将分化组合”,他从未被世俗囿于一方,而是不断地探寻真谛。槟郎的诗歌都是思想高度提纯的结晶,保持了一种浓缩沉淀后的纯粹,这样的文字具有一种穿透的力量,它会携着思考的风向,直抵灵魂的内核。

诗坛认不认可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冥冥之中有着指引,他所要做的,便是命定地书写诗歌,用生命去灌溉诗篇, 用生活来实践诗篇,完成老天爷的使命。先生在黑暗中摸索,坚定而执着,凭着对诗歌的热爱和顽强守护艺术的理想,最终凝聚为亘古的诗魂,永远与诗歌同在。槟郎诗歌则正是他生命的书写,是他独特气质与卓逸才情相结合的产物,也是他志意和理念的体现。无论是写景叙事还是哲理抒情,这些都值得我们去细细鉴赏,在品读新诗中提升自身审美能力,获得奋发向上的精神力量。

槟郎不仅仅是一个热爱写诗的诗人,更是一个懂得生活与自然地真正的诗人。他在南京寄情山水,隐逸功名,但却仍然不怎为人民群众呐喊和控诉,他有着文人的人文关怀,将情感注入笔尖,最终化为铿锵的字词。

槟榔的是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她用诗来高歌人生,用诗来唱响灵魂,正是应了“ 有大人先生,以天地为一朝,以万期为须臾,日月为扃牖,八荒为庭衢。行无辙迹,居无室庐,幕天席地,纵意所如。止则操卮执觚,动则挈榼提壶,唯酒是务,焉知其余?”槟郎不醉酒,而醉诗。槟郎在黑暗中摸索,坚定而执着,凭着对诗歌的热爱和顽强守护艺术的理想,最终凝聚为亘古的诗魂,永远与诗歌同在。

2021.6.8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