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界动向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我眼中的诗歌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崇海志趣



加入时间: 2008/05/23
文章: 42

文章时间: 2008-6-26 周四, 下午9:58    标题: 我眼中的诗歌 引用回复

我眼中的诗歌
——崇海
我从读高中时起就喜欢诗歌这门艺术。喜欢看诗、读诗和写诗,不过直到现在在诗歌方面还是一无所成。后来没有考上大学就去广东当了海军,当海军那几年应该有很多机会和时间学诗、写诗、研究诗的。但那时贪玩且少不更事,把写诗耽误了。退伍后参加了工作,又因为事务繁忙把喜欢诗的爱好搁置了。
十多年来,恰恰因为自己的性格不能迎合世俗,性情太耿直,处事不圆滑导致仕途坎坷。不羁世俗不苟同别人的性格虽然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生活的不如意,但同时也造就了我诗人的气质。我可以自豪的说我的诗人气质是历练的,而且得天独厚。
这也是我要说的第一个观点:写诗必须要具备诗人的气质和人格,而且要求自己必须过着诗人一样的生活。其实到现在诗歌到底是什么在我的意识里都是朦胧的,她认识我,我好象不太认识她,我永远都不敢说我对诗有多了解。因为她太神圣太高尚太美丽太迷人了。所以诗歌对我来说,在我的生活中无论过去现在将来她永远都是我的最爱。
如果你真的喜欢诗,要懂诗,要学写诗,可能最重要的一条就是首先要能够过着诗一样的生活。在生活是诗或者诗是生活的过程中去感受和学习诗的真谛,去发现诗的美丽,去探索诗里的真与善。诗绝对应该是真、善、美的象征或者统一体。我认为诗人要能够在物欲横流的时代中远离铜臭,在漫天开花的人际关系网中能够坚持自己独立的人格和高尚的品性,能够保持对人处事上有真感情,重情重义,具有善良、扑实、真诚的美德;在丑恶和阴暗面前能够说真话,办真事,坚持公道正义,不懈追求真理等等,这样的气质和人格才叫做诗人的气质和人格。
当今诗坛的友人们或者现实中的出名与不出名的诗人有几个能够真正的说真话办真事呢?真正去追求真善美呢?没有真与善的美就失去了艺术美的本身。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最好不要写诗,无病呻吟有什么意思呢?心跟诗不一起走就失去了诗的灵魂和存在的真正意义。据说诗人和艺术家都有点神经分裂的人性,我觉得这倒没有什么。因为艺术尤其是诗歌高于一切,我们在追求人类最高的艺术,别人可以说我们有点疯有点傻,但我们自己最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太理智、太清醒的人不要写诗,他们写的诗不如让电脑程序来编排然后自动生成得了!我曾经读过乔叶的文章《破碎的美丽》其中讲到了破碎的事物也能创造出美丽来。就是说现实中所认为的完美与艺术中的完美应该是两码事,现实中太理智太完美的东西可能在艺术里却是平淡无奇而需要摒弃的,甚至是丑陋的。
我眼中的诗歌就是要在字里行间体现有真性情,要有真善美。那种永无热泪的人和诗是永远不会让人悸动和追忆的。这就要求诗人能够随着时代的步伐去发现生活中的美,去讴歌百姓的感动人生和人生中感动的事物,抒写大自然甚至全宇宙所有有生命与无生命的一切存在的能代表真善美的东西。激扬思想情绪、鼓荡感激情怀、真情记录人类最美最真的情感和点滴,适时把握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这样写出来的诗歌才应该是真切而让人感动的诗歌!不朽的诗歌!流芳百世的诗歌!
我眼中的诗歌到底是什么呢?在形体或者内容上当然有具体的要求。我要说的就是诗歌在形式和内容上一定要具有创新和精炼两大特点。
所谓诗歌的精炼,就是要求诗人在诗歌的体裁、格律、结构这三个方面都得狠下功夫,做到诗歌体裁的精炼、格律的精炼、结构的精炼。现在新诗的标准众说纷纭,基本上没有标准了。我认为这太可怕了,没有了层次、节奏、格律等诗歌特殊的形式或者内容,可以想象这样的东西还怎么叫诗。我认为应该建立这样一个标准:就是体裁一定要诗化而不要散文化,不能象散文那样散漫、拖沓、累赘、粗糙;格律一定要带有押韵的音乐性;结构上仍然要讲究一定的构思、谋篇和布局。也就是说诗歌的形式必须有区别于散文一样典雅绝伦的体裁、后缀押韵和节奏变换的格律以及精心布局谋篇的结构,这就是对诗歌精炼的总体上的要求。
我们从郭沫若的《炉中煤》与《天上的街市》、戴望舒的《雨巷》、徐志摩的《再别康桥》、贺敬之的《回延安》等诗歌中可见一斑,这些诗对于体裁、格律和结构的追求就是比较完美的。尤其是诗中优美的韵律的成功运用,使诗歌可呤可唱,易于背诵。如果这些诗删去了押韵或者节奏,可能就没有什么好读好看的了。所以诗的形式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格律是至关重要的。而他们讲究格律美的同时也做到了短小与精美的和谐统一。说到短小精美,象下面这些诗如徐志摩的《沙扬拉拉》、应修人的《小小儿的请求》、李金发的《弃妇》、卞之琳《断章》这些诗就只有几句十多句,短得袖珍短得乖巧,就象一个个美丽的珍珠那么耀眼。但读起来你定会感觉它的诗味十足,读来就象是古诗中的五言或七言绝句,给人留下千古绝唱的感觉,读这样的诗永远都是一种享受。他们是对诗歌形式的精炼和完美的追求上作到了典范。
其次就是要求创新。所谓诗的创新,就必须做到思想新、境界新、形象新和手法新。所谓新诗,即新时代的诗,我认为她是语言的最高浓缩,就必须具有思想美、境界美、形象美和手法美,也就是前面说的四新。
所谓思想新也就是要求一首诗写出来必须是要思想美的,即诗的思想或主题要纯正、先进、积极和健康的。如果一首诗的主题是消极或者颓废的,如形单影只的无病呻吟,如黑暗阴沉的呼叫狂喊,都是毫无意义的。感情和情绪是诗的灵魂,要把对生活中真善美的感动升华为诗的激情。而诗的主题思想必须是真纯美丽的情感的体现,没有真与善的美就失去了艺术美的本身,可见我们应把诗的思想美放在首要的位置。
所谓境界新或者叫意境美。即诗的境界新就是要求诗歌里必须要有新奇的意象,深邃幽远的意境。就是要凭借诗人的想象力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产生出一种清新的感觉。这种意象无论是朦胧的还是象征的,是印象的还是浪漫的,我认为只要是能让整个诗歌内蕴和意境感到美,什么形式的竟象都值得借鉴和采用,不要去管它是什么派别的。象郭沫若的浪漫派、闻一多的新月派、穆木天的象征派,还有什么自然派、印象派、未来派等派别里的诗人写出了多少意境新、意象美的脍炙人口的好诗。这些诗都是因为境界新吸引了读者而流芳千古的,正如李金发所说:“诗之需要形象、象征犹人身之需要血液”。
其次就是手法新,也就是手法美的问题:“手法”,在诗歌里可以说比任何文体都显重要。没有新颖独特的表现手法,就不能突出诗歌语言是最高艺术的特点。在诗歌里不会运用排比、反复、重叠、象征、比拟、拟人、比喻、通感等修辞手法的诗人,他应该是永远写不出诗来的。手法是诗的精奇的骨架,没有手法新,诗歌的脊梁是难以挺立的。手法是灵活的,这没有定论。“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所谓想象新或者想象美就是讲想象的创造力问题:诗歌的灵魂在于创造。一首诗没有想象就没有独特的创造力,也就绝对没有生命力的。象郭沫若所讲的那样:“绝不能把诗当作是对自然的一种反射或者是追求自然的一片形似,美的艺术都要象受过一道灵魂的洗礼,要效法造化的精神自由创造”。我们写诗要打破募仿自然的恶习,把对生活的感应升华为诗的激情,朝着动的方向去想象去创造。艺术美是诗人创造性想象的表现。只有创造才会不落俗套,创造性想象是诗歌的灵魂与魅力之所在!
我眼中的诗歌到底怎么样呢?要想写出能久远流传并被人耳熟能详的好诗,就是要能够吸取诗歌派别的前辈大诗人的精华,采众诗家之所长。比如把浪漫派、印象派、自然派、象征派等派别的诗歌有机的结合一下,吸取这些诗派诗歌之精华。比如在诗歌创作中,以郭沫若的浪漫情怀来表现现代诗想象的创造力,以李金发、卞之琳的象征派诗的朦胧新颖来表现现代诗的意象美(意境美);以戴望舒的《雨巷》、徐志摩的《再别康桥》的格律典范来表现现代诗的手法美;以闻一多、徐志摩的新月派诗歌里“真纯的情感”来表现现代诗的思想美!这四个方面不一定要体现在一首诗里,我的意思是在所有的诗歌创作中以这样的主旨来写诗就是比较完美的!
如果能够做到兼顾这些诗家之所长而写出的诗,一定可以创新、发扬和开掘现代诗歌的评判标准。在这里我要着重提到两个现代诗人:一个是汪国真,他的诗在创新与精炼两方面,就是作得比较好的标本。他的诗通俗易懂,但你绝不能认为他的诗是直白或浅露,因为那样会显得你对诗的无知。他的诗用扑实无华的语言和小巧袖珍的形式把生活中感动的点滴和真善美描绘得淋漓尽致,读来脍炙人口。这是现代人在茶余饭后最欣赏的一种诗体。比如:他的《风不能、雨也不能》、《我微笑着走向生活》、《海滨夜话》等等诗歌,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短小精悍、通俗易懂、意味深长,读了让人回味无穷、经久不忘。
另一个是席幕蓉:这位台湾诗人的诗歌同样短小精悍、隽永新颖、明白晓畅,读来令人产生心旷神怡、意兴阑珊、爱不释手的感觉。有这样感觉的诗算不算好诗呢?答案是肯定的。象席幕容《一朵开花的树》、《生命的滋味》、《在岁月的河流上》等等。她的诗里的那种无怨无悔的真纯是我们这个时代稀罕和欠缺而应珍视的一种美丽情感!象《在岁月的河流上》里“那满涨起来的潮汐\是我胸怀中满涨起来的爱意\怎样美丽而又慌乱的夜晚啊\请原谅我不得不用歌声\向俯视着我的星空轻轻呼唤”这些诗句和意境虽然看似淡妆素裹,但读起来却非常含蓄和生动。
再如李金发的《夜之歌》、戴望舒的《雨巷》、卞之琳的《断章》、《圆宝盒》、林庚的《夜》、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沁园春•雪》、曾卓的《悬崖边的树》、余光中的《乡愁》等等都是很短也很好懂的诗,但却百读不厌。那真的是每一首都是珠贝,象珠琏一样串起了诗海中的精华。其实读这样的好诗才是读者的渴求与愿望!一般在一首好诗里能找到一两处警句便很难得。而在这些大诗人的好诗里,可能一首诗里有好多的名言警句,让诗歌产生了无限的魅力!
我一直在探讨象我们这个时代,要写出一种什么样的诗才有人看呢?
现代社会是一个高效率、高繁衍、高更新的时代。网络信息和资源庞杂而丰富,人们接触的信息是层出不穷、眼花缭乱,而随性记忆和忘掉的知识量亦如水流沙坝。加上现代生存竟争激烈,人人为生活奔波都忙于纷繁芜杂的事务。如果你的诗歌没有独特新颖之处,又写得颓废晦涩、长篇累牍,那么读者不如去网上看点新闻、评论或者电视,省得在此费时费力。所以现代诗中短小精悍、新颖独特、通俗易懂、明白晓畅的精典作品才有人看。新诗切忌写得颓废、阴暗、晦涩、长篇累牍、平铺直述,这样的诗是没有人看的。即使看了,也是看不完的,看一点就要放下的。因为他们没有过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研究和推敲你那些颓废晦涩、高深莫测的长篇大作,简称如垃圾短信一样的垃圾诗歌。
我觉得现代诗歌写出来要达到的效果是:比如坐在茶馆喝茶的时候有冲动想谈谈的诗;在闲暇无聊的时候有欲望想看看的诗;在心情郁闷的时候能够一览而激发良好心情的诗;或者在旅游度假时,你触景生情想到的用一首短诗或其中的一两句精美警句来助兴的诗,这样的诗应该就算是好诗。这与古时候诗人们的即兴吟诗作赋一样,用一首绝句诗或者其中的一两绝句来描绘当时当景的美丽和感动那无疑是人生最佳之境了。就象在闲聊中偶与朋友论及卞之琳的《断章》之类的象征体诗。虽然短小,一眼看完,陡然明白是一种奇特的意象,你会象如获至宝一样的欣喜若狂。我就想写这样的诗歌既可以自娱自乐以提升自己,而且也能引起诗歌爱好者的感动和共鸣。
我不是在提倡诗歌非要刻意迎合读者,但读者是诗歌忠实的评判者和欣赏者。如果丧失了读者,远离了读者,诗歌与谁产生共鸣?与谁一起感动呢?
现在的众多诗人写诗就知道随兴堆砌意象,也不管贴切与否,恰当与否;要么故作高深,弄得朦胧晦涩、神鬼莫测;要么亢长累赘、平铺直叙,弄得与散文形似。这样的诗看了可能没有多少积极意义,只会让人们对诗歌越来越陌生,或者干脆当作另类难逃被打入冷宫的厄运。可以想见:任何朝代留传下来的千古绝唱,全是短小精悍、明白易懂的诗。
我个人的看法,我自己要追求的诗歌总体格局是以一种“真纯的情感”来表现诗歌真纯美丽的思想美;以富有哲理的、象征的、朦胧的、给人启迪和深思的意象来表现诗歌新奇独特的意境美;以个性率真、豪放不羁的浪漫情怀表现诗歌丰富创造力的想象美;以带有韵味的格律体和新颖繁复的修辞手法来表现代诗歌亮丽神奇的手法美!以思想美、境界美、形象美和手法美来创新诗歌的最高层次!体裁形式必须是以精炼前提,以短小精悍、新颖独特、通俗易懂、明白晓畅为纲领,努力追求诗歌脍炙人口、流传千古的可读性!努力追求诗歌语言最高艺术的尖端性和神圣性!
_________________
愿意为文学艺术鞠躬尽瘁,坚持到底。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AIM地址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界动向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