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谁说这是诗》(组诗)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陈宗华



加入时间: 2007/08/06
文章: 212

文章时间: 2007-10-27 周六, 上午11:41    标题: 《谁说这是诗》(组诗) 引用回复

《谁说这是诗》(组诗)


■出世


从两个手指看出去
是一道通天的光柱

象我的灵魂逃过焚书的夹壁
在2007年的网上写诗


■所见


青黄的树
突出两个
深红的




深入秋天


■场景


沙,水泥,水和人
在铲口度日
先是柔情密意
再慢慢咬住红砖
一堵冷硬的墙
便长高了
火的颜色


■搪瓷盅


三只蝴蝶静飞弧形的盅面
雪釉苞着铁的致密
让茶水的清香
从温度的传感溢出来
润着歌声


■醉呕


你将岁月倒了出来
尽是些半消化的
酒香


遥远的1573年
也种高梁吗?


■青花瓷器


将天空剪成纸
帖在泥土上
火是白的蓝
久远是一种易碎品
却很硬


■谁说这是诗


床单脏了又洗
洗了又脏


衣服买了不合身
不合身了又买


钱是人找的
找钱的是人


青春要花钱
花钱买青春


我在七零后的打折处
捡到几条失落的皱纹


■秋雨夜蝉声

灯光偷取了水的脂肪独自燃亮
树挺直了胸膛面对不安的蝉声说:
菊花正在开放,梦住在蕊里,雨水浇她
赶紧去,在金色的舞台,放声歌唱
我看到了一切
我的飞鸽放弃了口哨,专为蝉声的最后一搏
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打开各自的耳闸
整个场景静下来,充满金属的振音


■从书店里走出来

从书店里走出来
拿着一生必读的五十首诗歌
我就脱俗了吗?

秋天落下了霜花
结出沿街的灯光
茶廊里正唱着:
四十岁才刚刚开始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脑勺
一不小心就拐进了弦律里


■口占

天空收获棉花
空出水的瘦
一块块山的骨头裸露
牛的一生
在草尖上亲吻阳光的嘴唇


■河湾

懒得扯平纸旗了
石砾踩痛了阴风
火鸟沐浴空腹的鱼
让我触到坚硬的指纹
木棰顺势捣出月的弧形
放出一盏盏灯于水面
转过山的拐角
燃烬空寂的钟声
从臂弯流向最后的秋梦


■母亲

来不及了,山之重
凭空而坠
灾难成就母亲的雕塑
看不到你的容颜了
孩子紧紧偎在你怀中
你用骨骼打造尽可能的天空
泥土深度埋藏的月轮廓
在一次一次小心的剥离中
温馨得肃然起敬


■浇灌

万千高楼从你起
水泥,沙,石子
添入水恰到的柔情
赶太阳的余辉
钢筋置于体内
历经无数次振动而互含在一起
开始变得坚硬
伸手可摘的将是满天的桂花


■一碗水里

一碗水里看到自己
与桂花突破水面的沉寂
我知道:它富含成长的矿物质
植根在我体内
令我每年焦渴一次


■秋阳斜照林间的野菊

秋阳斜照林间的野菊
对镜的人,红叶染织时装
一只白猫偎在脚边
闭着眼睛在想:
昨晚的那只小鼠在哪里,是否长大了?


■蜕尽羽毛的阳光

蜕尽羽毛的阳光
虬枝舞动,植入我粗犷的声带
砾石驻守,挥鞭抽出我的皱纹
响马,啊呀之声漫延至空寂
激起一线瘦水


■夜思

一对乌鸦飞过铁的矿脉
半轮月亮切碎了它们的蜜语
向南方逃遁的白狐
空出了我的梦境


■双枪老太婆

那些年那些月那些
逼成枪手的女人
胸怀月光,哺乳丹阳
川音弦律永生的地方
我的母亲又轻轻地哼起了她


■半个月亮沉下来

半个月亮沉下来
象伊人的一瓣嘴唇
我双手接住夜的空寂
群山,枕得了如此之轻么?


■祝福
——致《诗友》新论坛成立


一片雪白的大地
蜕了土红的肤肌
不再是那扇缓慢开启的门扉
敞开北方的胸襟
你丰满的乳房孕育着诗的生机
你雄健的骨骼构筑着信仰的殿堂
大气 洒脱 俊朗
黑与白相映成趣的列阵
四面溢彩 八方聚才
千山鸿飞掠一轮秋月
拔开鱼的腮红
我在南方的一间陋室内
细赏着砾石的水路
一枚枫叶寄与菊香的天空
完成了我诗意的祝福


■火云


金属凝固的过程
白鹤顶丹
红鲤浅游于水
我看清了浣纱的西子
不再经受乱世的洗礼


■蜻蜓满天飞


蜻蜓满天飞
水汽漫在空中
追索鱼的干躯
撞了满怀的人
睁着灰朦的双睛
鱼在他的泪腺里
渴盼一场秋雨


■窗外,金属之声


窗外,金属之声
消耗着地层的底气
我在秋水中淘洗霜花的骨头
一个敲着我的耳门
一个贴着我的脸谱
痛得通红


■梦中


我是壳内的蛹,长着翅膀飞翔
羡慕雄鸡总是把一生的热血
凝结在头上,我便扑向灯光
我看到我的躯体开始被一株花吸收
她的名字也叫太阳


■阳光从叶子落下的方向


阳光从叶子落下的方向
逆回枝上,结出鸟巢
炊烟长高瘦腰般舞蹈
木梗火柴,砾石之上
一个少女擦亮了夜色
我看上了她银色的坤包


■月韵


霓裳羽衣曲
浮于华清池上空
佳人魂魄何处?


■一叶扁舟靠在瘦小的河边


一叶扁舟靠在瘦小的河边
剖开薄雾的秋寒
我回顾昨夜的天空
叶红了一半
另一半远去的翠鸟
荡漾在我的吃水线
刻舟求鱼


■嫦娥一号


现实越过神话的距离
飞出昨天的基地
嫦娥不是流泪的那个了
穿着一身的金属
经受寂寞摩擦的忍耐
以一个点大的亮度
冲击铜镜上的绿
中国的花朵
独开一片天空
我为之瞩目


■嫦娥一号——对孩子说


拆了又装,装了又拆
全是你的奥托曼
我成了你的敌人怪兽
赢的都是你的世界
孩子啊,嫦娥奔月可不是为了征战
不再是神话中的伤感
我们的现在属天你未来的昨天



■雨路


水洗少女乌黑的长发
成长的污垢
山林梳出沿路的泥泞
一把红伞支撑着
目光穿透黎明


■曦和驱车于东方


曦和驱车于东方
一路的红罂栗暗示着什么
风从发坞的缝隙溢出海的秘密
蓝色的藻类蚕食着金色的波光
鱼群远去,鱼群远去
只在曦和孤单镀上银霜
周围全是夸父的白骨,夸父的白骨
枕着一根腐朽的拐杖
能生出黑木耳吗?
能养活太阳神鸟吗?
曦和无言
而我们这些泥做的子民
只是一粒粒沙子
扬起的尘暴


■走向林中


森林以森林的肋骨铺路
我被步入光芒
沿弯曲的走向
进入核的思想
那是一坨墨
蕴藏的全部铅华
磁吸着我的诗絮
在此中,我是庄周
放飞的那枚蝴蝶
虎退到我的翅膀上
建筑它的栖居


■十指放开树的桠枝


十指放开树的桠枝
生命线从掌心滑向彩石鹅卵
太阳黑色的冷
从雪之巅带出水的容颜
长江东逝
百万黄沙一粒金
压着雕弓的背脊
生活之矢和渔鸟争夺靶心
日渐稀少,日渐稀少


四川鸿鹄集团泸州化工有限公司(泸县福集工矿):陈宗华。邮编:646127;邮箱:zhonghua989@sohu.com
http://blog.sina.com.cn/ARTGA

_________________
让我抚弄你的血液/让我游到你的心口/让我在你眼中停留吧/让我紧握你的手
http://cn.qikan.com/blog/blog-zz.asp?userid=380863
http://blog.sina.com.cn/ARTGA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夏悬子



加入时间: 2007/01/19
文章: 16

文章时间: 2008-2-03 周日, 上午4:31    标题: 陈宗华大师的长诗: 诗歌在线月桂冠奖年度大奖作品 引用回复

陈宗华大师的长诗: 《谁说这是诗》诗歌在线月桂冠奖年度大奖作品

http://poetrycn.com/medal.php?loc=laurel_crown_2007.jpg&size=1000

向大师学习了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弈江南



加入时间: 2006/03/08
文章: 90

文章时间: 2008-2-04 周一, 下午3:03    标题: 祝贺祝贺, 提前拜个早年 引用回复

祝贺祝贺!

顺便提前给论坛所有的朋友拜个早年!
新年快乐!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