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烛影伊人》外一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梅蒲柳



加入时间: 2015/11/08
文章: 111
来自: 广西北海

文章时间: 2017-9-22 周五, 下午6:19    标题: 《烛影伊人》外一组 引用回复

《烛影伊人》
谷物弹跳的颜色,哀老了
整个秋天。一双手在库尔贝的边框
筛下稗子,沙石

我和他只隔着一间茅屋
唯长风无忌,撕破鱼的喉骨
万物张开眼睛

我要在金陵幻境的匣子,重新装点
区域的网格原料
簪花,石头和帷幕未免过于简陋
剪辑的光影从中点,还原被疏忽的部分

我以遗忘去解押,水纹的密码
故园十八岁的香樟树
倾巢的斧声,烛影,和伊人

2017.9.21




《雨霖铃》
紫云英从三月霓虹赶来
江南的雨霖铃便染满,初见
的夜色

躬身的乡邻哟,我需要
借你小背箩的月光,拟一出天问
才能摁住这些个因子

田埂上的梦是虚的,菊篱也是
只有纷乱的蹄香。和苦楝树花碎了一地
午夜的焦尾琴呜咽,终于
一曲《普庵咒》

崖壁的断章,像中了
病毒的草料
在日月的周期表打转

2017.9.22




《沙漠玫瑰》
端坐风的浪口,揣摩
一些花粉的艳遇,沙漠红玫瑰,剔刺
血露殉葬一粒砂砾的额纹,午夜驼铃布令
,沙上爪印,派生一纵天兵天将

蚁须依次勾搭:滴血瑰掌,岩石胎记
唐突的主题,紧裹灵的悸颤
我席地,观天打卦,赤沙,梅烙
扯出初夜的遮羞布,浪尖处女
一脉香魂。在水分子复活……

2015.5.12





《樟木箱陪嫁》

爸爸,把您的斧头放轻点
18岁的香樟会不会痛?
爸爸,我分明看到它掉下眼泪
鸡血藤勒着它的脖子,巢穴的麻雀
在娇嗔,斧头就架在脐腰上

爸爸,小时候您一直夸我长得比香樟高
终有一天,我仰着脸看着香樟,就象看着您
香樟挤着眉不说话,爸爸沉默着,雀儿也
沉默,女儿终于长大,再大也没有香樟高

爸爸,斧头捶着我的心,锯齿咬着我的肉
刨子飞出凌空的木屑和刨花,女儿看着它
它在天空的刨床,乱坠,坠成我的红眼病

金猪,龙凤镯,小脚媒婆……
和檐燕一起数着婚期
爸爸,放慢您的刨子,锤子,钉子,和油漆刷
让我轻轻的抚摸香樟的额纹,它憔悴了吗
爸爸,我还要听您夸樟儿般夸夸您的幺儿
爸爸,我还要吃您做的扁豆炒腰花
爸爸,你那件鼠袄在柜子的第三格

红红的樟木箱,沉淀着几辈人血泪般的爱
“幺儿,你多象你当年的娘”
奶奶,妈妈都在一旁抹眼泪
我分明听到一个声音“那些年的18岁”

哔叭的鞭炮声,是满天飞舞的红纸碎在哭嫁
锁呐阵阵,樟木箱吱吱歪歪的喊着我乳名
今天,我以新人的名字带上祖祖辈辈的眷恋
那条出嫁的山路,在十八弯处患上红眼病

(谨以此文记录一个源远流长的客家风俗,家有女儿与小小樟树苗一起成长,18岁时制成樟木箱留作陪嫁)

2015.5.12




《骨笛》
以邪恶挑战善良,剔除
皮肉,在我左胫骨画符
制骨笛,借流韵的剑魂,穿透
钙的密度,鸣一曲夜的斑斓
“跟我来”

2015.5.12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