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我的灯光在桅杆上》外二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梅蒲柳



加入时间: 2015/11/08
文章: 67
来自: 广西北海

文章时间: 2017-7-16 周日, 下午11:57    标题: 《我的灯光在桅杆上》外二 引用回复

《合欢花》

可以,从一瓣尖绒
取下少女的丰润,和胭脂泪
夜合的花树敛尽月光的芳华,诳语
或无谓的追溯

上古。虞舜与宠妃
一些血色恸哭,染就
逼仄的枝头。像一束雪花的放射
洁白与殷红交错的响箭

撒落 ,蛟龙的深渊
羽翼的光点,鸟绒般……含羞
带露的合欢

云梯,峭壁。每一处青葱
都寓合着
你时光的欢怡与疤痕

腾空我体内的幻影
毒液……如伞飘零,缀为
你马颈的缨花


2017.7.16
(合欢花的基底是乳白色的,以线状放射逐为红色,顶尖有一点萤光,似露非露,上古虞舜帝南巡仓梧而死,妃子恸哭失尽最后一滴血,据说血色的合欢花是他们忠贞爱情的合二为一)




《我的灯光在桅杆上》

从枝头跳下,一瓣血色的殷红
在桥那边,连同我的
影子,呼吸和唇语……风的刃口
斜插大地的胸膛
金钱榕以根须,撬开生死的印章


青涩的皓洁,何须以月白
去辩驳?你无法看清一朵花的香径
和秩序。在秋荷上修筑莲房
夜行衣的纽扣,裹紧种子的忧伤
夹缝里,被霜花一刀刀凌迟


没有哪一种独白,可以救赎
血液的焰火。水只是在它的假象
中一遍遍死去。风干的影子比狼烟疾速
合欢的哑光滑向深渊
一树掸落的花粉,沾满小城的潮音
月光在蚀食,喧嚣得……
无处安放


大地的缄默从内核开始
精于世的幽灵,把绿色和果实
作为最后的道具
我有过于恐惧的暗伤
一匹马的蹄子,像炸裂的紫荆花
我的灯光,在桅杆上
被夜色一一检阅


2017.7.16



《落红寂燃》

断桥似有魔力在召唤
一枚花瓣落地,有声
它曾笑傲枝头,艳阳高照
它曾迎风高歌,历经雨雪
小心翼翼拾起的花瓣,
它可有脉管?分明渗出的是血
心却还在根须上!
折射,自省……
颤巍巍的把你捧在掌心
“怎可美得如此霸道……”
轮到我失魂落魄
吻着花香
恍如看到满天飞舞的雪花
内心却翻腾着热浪,关于生命与爱……
流水落花,断桥,残月如雪
攀岩花开了又落……
千年后,若我化为轮回里一片落红
你是否恋我如斯?
是否记得我唇的温度?
落红依旧,寂燃,惊艳
如崖上的金鱼姬……



2015.1.26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