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雪花不懂落花的闷骚》外一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兰淑贝



加入时间: 2016/08/18
文章: 15

文章时间: 2017-1-14 周六, 下午11:50    标题: 《雪花不懂落花的闷骚》外一 引用回复

雪花不懂落花的闷骚
凝集天地精华的“小胚胎”
亦学会小小的倾情
于高温或低温中,再次相拥
集成布伦宁的信息

在我劫谜般的窥视中
变幻出袖扣与枝叉,群舞
从北海道到加州
从喜马拉雅到泰南
如单雌蕊的荚豆爆裂时空

来吧,来到我掌心
再次飘零,像一只落单的蝴蝶
光子般覆盖凌虐的黑土
没有坐标和归途
只有天地间,刹那的消融


《一把刀》
一把刀,藏了又藏
挂在檐口竹竿
诺如,冰月融姿
琴声起,有文案绕落

之子与暮云同归
剁一尾鱼头,入锅
琴键上有泪,滴答,滴答
“老爹,今晚是剁椒鱼头”




真的只有雪,纯粹的只是雪!
每片雪,都象一朵对称的小花,天地的胚胎,或针状,柱状或六角形。

洋洋洒洒的落下,它们在途中会集结,为新的构造,团为袖扣或刺猬,或枝叉。

而每一朵雪花,都会有个灵魂,独立得像一个自媒体,像只寻找唯一真爱的蝴蝶。在风雪中颤泣的对子(光的对子)

再一次飘雪,满天的雪,没有家的方向,爱是没有国界的,轮回早已迷失经纬。

亲爱的,别歪了雪的初心,诺如冰月的融姿,简单得只剩下简单!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