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格桑花的蓝,在朝圣的天堂》 外二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梅蒲柳



加入时间: 2015/11/08
文章: 80
来自: 广西北海

文章时间: 2017-1-10 周二, 上午10:45    标题: 《格桑花的蓝,在朝圣的天堂》 外二 引用回复

《玉兽疏影,小檀炉》

牛皮在鼓面
一寸寸撕裂的嚎啕
社稷没入号角
剑魂架上蚁神触须
剔骨刀提着前世颅骨

血书,契约,怎奈何
一坯黄土,红花
没入多少轮回的荒岭茅草

玉兽疏影,小檀炉
一瓷,一釉
难掩硝烟之殇血肉躯

落花与孤蝶,息息荡舞
为伐桂的砍刀,系上鹰旗
再唤一声我的小小名
一程荆棘,处处陷阱,旧伤疤

披上小妖袄,持上我的小令牌
遛出枣红的小马驹
征伐荒凉的夜色
我若不死,定作你的娇兰贵人

2017.1.9


《格桑花的蓝,在朝圣的天堂》

以匐伏雪山的姿态,绑住紫光
格桑花的蓝,在朝圣的天堂
头盖刻上藏文,用咒语打下这只夜莺

天狮以牙爪,对焦,闯入鹰之眸
黑寡妇蜘蛛舱头吐情丝,沾毒的笙箫高挂兰舟

一镰弯月,扣落花锄,不忍见
隔世的黑纱,抛向浅水银滩
诺上之桨,搁在湟潦之苹

闲赋紧揪莺喉,呼吸敲碎一遍褶蓝
是大海的?苍穹的?还是格桑花的?
吟哦中微颤的远山,托起九华地藏的脯筋

红柳围剿城池,蕉叶挡着一半玉颜
桃夭杏肥,雪梅潜隐,晨钟将草尖的银露收割
一定是你的冰清玉洁,令花,月都羞惭

暮鼓扶摇着炊烟,架起桥梁
天籁梵音,转经筒,这远逝的情殇
这遗世独立的珠,一粒粒掉落

沧桑洗涤白灵,融入紫暮金光
雪山卸下伪装,喷涌,以火的形式重生
磬石,魅影,紫莲,情歌

我就在你朝圣的山顶,系上白云的哈达
烙下梅香的蹄窝,与马头琴,葫芦丝痴缠昼夜

天苍苍,野茫茫,思想撞入灵光的虹
猛弓,猿嚎,青山乌啼
从此,千年烟雨,逆袭江湖

2015.3.3




《青稞酒,我的嗄巴拉》

倒上青稞酒的颅器杯,我的嗄巴拉
你盛满智慧的甘露
问一问千年的胡杨,你醉不醉?
伸出臂膀取回你的头盖骨
听一听玉门关红柳,血喉发出的声音……

英雄啊,你扬鞭汉血烈马
山壑早已烙下你旷古的蹄窝
雷霆是你应征的战鼓,闪电拉开鲜明的旗帜
焕发你的英姿飒爽
雄鹰划破草原的天空,醉马草藏不住一丝谎言

我的牧歌,箫鼓,在草原包房等你
跳起锅庄舞,喝过加持的藏呛酒
夕阳也乘醉披上红袈裟
麦穗醉红了笑脸,把头摇得象拨浪鼓……

千年的沧桑,你为谁而来,为谁醉?
如荒漠的灵狮,恶劣的风沙造就你的魔性
洼地生源,滋养了你难舍的柔情与爱恋……

凝眸杀戮前的一遍肃穆
北斗星君挥动,紫玉寒光,幻化的剑蝶如泪雨纷飞
一匹马紧凑的步伐,踏响四方

你隔世的指音,从剑鞘滑过
跌破我水做的心弦……

2015.7.19

(别说我没告诉你哈,爱幻想写小说的顽妹子都喜欢撒狗血。后两首诗借用本人小说《情浓刘家庄》)

情浓刘家庄,第147章: 天作棋盘星作子 雷声战鼓电为旗
这一星期来,刘庭时刻不放松军队的操演。纵纵的人马,排列有序,斗志昂扬,偕按北斗七星阵演练。有使锤的,长枪的,剑的,有持笛的,尘土飞扬,笛声销魂,战马嘶叫。刘庭与周刚时而在阵中领队演练,时而跳出三丈外观摩“你,心思要集中,别让敌人有近身偷袭的机会”“你,步伐要加大加快,战场无情,不是市场卖菜”
“还有你,看好了,拦、拿、扎是枪术的基本核心。拦、拿时瞬间发劲把手腕直到腰身的劲力全部迸发”“喝,哈……”一阵呼声盖过另一阵呼声。“将军,如此看来我军士气不错”周刚捋了捋胡须笑言,“今时之演练,说明不了问题,战场上始见分晓,有士气好,但尚缺斗气”“收队……整合,立……正”刘庭剑一般的眼神射向整个军队“大家不远千里,历经万难方达此地,难民正处于水深火热当中,你们说此仗要不要打?”“要!”几百几千号人马振聋发聩的应答,“要不要取胜?”“要!”“好,那跟我学一套流星蝴蝶剑招术,可转换使用于枪,锤,笛,刀,箭等武器”“流星蝴蝶枪?流星蝴蝶锤?……”“好诗意的招术,将军是来写诗的,还是打仗的?”俩个小卒在交头接耳“肃静……你,还有你给我出队,小腿绑沙袋绕演练场跑上五十圈”刘庭揪住私语的俩个小卒“军纪军风不整,谈何作战?”“凤凰雏,血残气丧,凤凰羽,霸王落,勾魂锁,万圣龙王破,焚雷震八方有浓,金钟罩……金刚拜塔”刘庭边演练边说,试图让动作更容易记,更容易使唤。
奇台魔鬼城中,可汗正居高临下的观望,“可汗,此仗非打不可吗?”是阿玛瑟拉西在小心翼翼的问询,“我泱泱草原大民族,必然要勇于捍卫自己,怎容他人在家门口如此放肆”“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不攻也。我们身居要害之地,尽占天时地利,如能坚守,方不失城门之所”瑟拉西言之凿凿,其实瑟拉西更愿意和解。但却执拗不过年轻气胜的可汗。“这不是一般的对手,其竟然不为言诱所动。自是有备而来,这打的可不是简单防守之战”可汗想起当日刘庭的阵法依然不寒而栗。
操练完毕,刘庭呼来周刚与令峰,“燃起火把,烤熟马肉分与部下,让军乐队奏出雄壮的战歌,威震八方,以鼓起我军战前斗志”在秋风萧瑟的出征沙场点兵聚将,欲想击溃敌酋必先扬我军志气。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这只是史诗里的渲染,如若我军真到了分吃马肉的地步,证明我军粮草不足,不仅军心溃散,更让敌人坐收渔利,将军,请三思而后行啊”周刚不无担忧。
“令峰,粮库里军粮可维持多久?”“军粮现下尚充足,只是后方难再补充,这仗不知何时打完?令峰不敢冒然定论”令峰瞻前顾后的回答。
刘庭把烤马肉的成命收回,虽然没有烤马肉,但军队还是燃起火把,举行了授旗,授枪,授锤,授衔,宣誓,喝出征酒,高歌一曲的活动。
“孙子兵法言‘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敌居高城,奇台势如魔鬼,我军必诱其出方能胜之”众将士在喝酒高歌取乐,刘庭则与周刚,令峰三人边喝酒边商讨仗局布阵,刘庭提出了自己担忧的问题,欲寻求解决方案。
“可使三十六计之树上开花,于城北布下陷阵,令一队人马绑上树枝,军役挥长枪刺马,马受惊必如跳蚤四处乱跳,尘土飞扬,声势浩大势如千军万马。敌求胜心切欲一网打尽,必全力心赴中我计谋。我军则布阵埋伏于城南,静候佳音”周刚指划地图。
“好,好,此计太微妙了,等敌军出击,我等一举将其歼灭”刘庭直呼妙哉。“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借局布势,虚实相错,此起彼伏”令峰也看出了当中的谋划。
次日,奇台魔鬼城挂上了红白两色的旗子,这是可汗独特的做法。两军对垒已是势在必行。“内蒙人善于骑射,箭法精准,所以远距离的攻击,我军不占上风。”周刚分析到位,“那是……”军中号角吹响,刘庭胸有成竹“我们只需依计行事,静守城南观虎斗”瑟拉西与可汗在城头指挥神箭手,直往城北射击。飞一般的箭如云雨,穿过层层滚滚的沙尘,击落在树梢上,飞奔的马身上,马儿嘶叫,狂奔,潜伏在巨石一则的军役,号角吹得更响,呼喊声更响,场面显得无比的宏大。只看得见黄沙滚滚,哪能分辨出人与马,树与花?
“阿玛,这一仗怎么越打敌军人越多?”可汗心虑冒汗,“也许这只是一个表像?也或许援军已到”瑟拉西也是一种捉摸不定的感觉。
“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阿玛,不如我们从城南包抄,偷袭,趁其不备一举歼灭,如何?”可汗计上心来,瑟拉西也一遍求胜心切,乃忘了只令坚守勿战的道理。可汗军队半出之致。
周刚抚笙箫而歌《十面埋伏》“千里戈壁万里尘,天作棋盘星作子,雷声战鼓电为旗,风卷黄沙昏天地,百步夺魂战马痴,英雄立地问南箕 ,北斗星君把路指,我自飞马向天际,泪洒荒漠无人知,魂血斗破鬼神泣,焚雷震天地,勾魂锁敌意,金钟罩塔顶,冲锋陷阵地,血残气丧天门倚,天门倚”笛声响起百步夺魂散所到处令战马,将士偕如醉酒般手舞足蹈。尚有体魄强者,跑在前面冲锋陷阵,近身搏斗生死之战,“嗜血屠龙剑之流星蝴蝶剑法”刘庭大喊一声,剑如流星雨般击落,所到之处血流成河,“北斗七星阵之昏天暗地”令峰大喝一声,在摇光处长枪挥舞,与刘庭遥相呼应。
阵中有阵,刘庭有如穆桂英大破天门阵,阵阵出马,随队之役马首是瞻,刘庭于贪狼位剑拔弩张,统领全军士气与斗志。“焚雷震天地……之流星锤”呼声四起震耳欲聋。
“中计……”可汗深知落入圈套,明白之时已陷入进退两难之地。
“放火箭……”可汗无计可施,想起火烧连营便下令放箭,顿时一遍红柳燃起的火阵有如冲天之势,三支火箭寻笛声同时击中周刚,周刚满地打滚痛苦嚎叫,将士欲救之无奈火势太大,周刚终化成焦炭,战场到处是肉烤焦的味道“哈哈,烤全羊,还是烤全猪啊?美味无比”可汗狂笑不止。笛声哑然,主心骨已失,北斗七星阵已乱,将士们慌乱中抱头鼠窜,只有逃离这茫茫的红柳方能逃脱火灾之势。
“贤弟……”刘庭泪洒荒漠强忍悲痛,挥剑向敌战可汗,仇恨燃烧双眸如电,令峰断后护佑左右。北斗七星阵再起雄风,不出二十回合,可汗便被刘庭斩首示众,敌军见此阵势急调回头。令峰欲往前追击,被刘庭以剑拦下“穷寇勿追,不知敌人设有机关否?”待敌军败北而去后,刘庭令士兵收拾战场上残骸,周刚依然紧紧握着那把和田玉箫。
“玉箫声断人何在?玉箫无恙,贤弟你却走了”刘庭看看天空,滚滚白云飘过,念起兄弟泪洒荒漠“将军,节哀顺变,周副将军虽死犹荣”令峰安慰道“贤弟,你说还要生一群儿女,可你,可你却尚没婚配就走了,贤弟”情到深处动于容。周刚金点子是取胜的关键,而他却永远的走了。 “周副将军只有这遍完整的肉和衣衫”令峰在查看周刚伤情时无不动容的说,刘庭以剑切下一片碎衣塞入怀中泪如雨下“想必是贤弟极其痛苦时在裤裆上尿了最后一泡,才得以保全这遍肌肤”情到深处动于容,刘庭以剑支地好不容易站起来。
“把解药拿来!”有一内蒙美女误闯帐篷把令峰当首将,剑抵在令峰脖子上,内蒙军死伤无数,还有中了醉马草毒的沉醉发狂后患无穷。“瑟灵娜?有鬼啊,将军救命!”梦中的令峰被吓得抱头鼠窜而出,令峰大喊,内蒙美女方知走错地方,收剑转身没入一遍夜色中……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