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一点白鹭,我称之为夜的灯火》外二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兰淑贝



加入时间: 2016/08/18
文章: 12

文章时间: 2016-12-11 周日, 下午3:56    标题: 《一点白鹭,我称之为夜的灯火》外二 引用回复

《水与火的镜像》
我不愿提及,你们所说的爱情
要知道,一个人的脆弱和坚强
是对立的矛盾面
在水与火的终端漫延

我不想知道,一粒水的方向
在凝为冰晶或化为气体前
封存。或渗透你的视线
它没有太多挣扎的空间

允许玫瑰,绽燃为云的色调
恰如允许一滴泪血的自由
死为生烙印,再演绎上万遍
也不知以怎样彤言布阵,收局

为所有的命题备案,拆解
如果路只能为路让步
没有必要留下残缺的剑魂
所有的申辩都是苍白的蚁堤

来不及收拾的一地寒霜
是流年的记忆
痛与美互为镜像

流星以吻痕为天空开道
蓝屏的代码,破解碎片的尾曲
在戏言勾兑为真理前
我是你的幻影之灵

2016.8.6



《灵魂的祭坛》

这是灵魂的祭坛,锈斧
从墓地窜出,向上帝发出警告
泥土捧出霜丝的语录

无可阻挡的爆燃
翻卷在深海鲑的内鳍
黑暗的死神,丢下一地狞狰
金属剥开我基因的汗腺

爬上贝齿的吻
带着风的狂笑,云的黯魂
“我不止一次眷顾你
以釉的光洁和词的褶皱”

宇宙垂下头颅,冥王
以喷嚏结束时代的荒芜

我的耳廓被悬于西风口
软骨发出磁的脉动
震慑强烈
与偷吃供果的硕鼠共频

2016.7.26



《一点白鹭,我称之为夜的灯火》

云朵在演变风的不羁
高空的雨滴,被谁一再打劫
南方的蓝,一定知道
我守不住夜的传说,坊间的诺言
守不住一城悲恸的雨哭

坟头的鸢尾,煽动大山羽泉
一条路执迷出惊艳的图腾
花朵,是岩石扩充的尾音部
九头鸟正以脊骨频频放歌

天马踢踏山河的华章
敛声低黛,我如何将一纸潋滟
摊开,山水已在一夜间老去

梅烙画壁
悬崖锈索写下岩石的坚毅
“生和死都已经忘记了”

窜出指尖的冰刀,在天灵盖
雕刻:不老的眷念
自掌心逆时重整,裂变
“一点白鹭,我称之为夜的灯火”

2016.7.26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