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我要在云中种下罂粟》外一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梅蒲柳



加入时间: 2015/11/08
文章: 80
来自: 广西北海

文章时间: 2016-9-23 周五, 下午4:08    标题: 《我要在云中种下罂粟》外一 引用回复

《我要在云中种下罂粟》

我要倾尽时光的碑文
喂养芭蕉上的雨水,雨中琵琶语
它们带着诗经的骨血和虔诚
在绮罗纨扇的绣楼里
日日圆润我的嗓子,身段子


我要在云中种下罂粟
用来淘洗白月光,哦
这满天的红,都是我酿下的情毒
它有你无法抗拒的魔力

我要让朝观的月宫,夜夜笙歌
用药杵调拔云血的锦书
再折一桂枝,挂在你午夜窗棂
如果这还不够,把心跳绘成
一帧永不停歇的动图
嵌入高高的蟾宫

我要紧握光的炫波
扯上一缕意念的风
让倾心的石云,在空中绚烂
看,这些石头碰撞的火花
令所有的心跳都有了最好的归属

2016.9.23



《一曲广陵散,伐文冷月》
月影阑珊,西楼洒满大遍大遍白月光。

伊人独倚斜栏,薄纱轻笼,
一盏金樽吟离愁,伐文冷月葬花魂。
"纷披灿烂,戈矛纵横",
一曲广陵散,有多少独孤的灵对影嚎叫?

丝丝凉风裹挟夜的柔情,
“君,是你吗?”
伴着我子夜的絮语,凉了旧光阴的尽头……

青花握不住瓷的暖,握不住吴山楚水的美。
第一杯且让我敬了天地,
第二杯,敬满身伤痕的影子。
往事如千年前一坯泥,
一缕暗香随渭水流淌,落红碎了无数。
第三杯……泪落……语嫣……

苍白的月色,伊人一袭衣袂飘飘,舞动缓缓的倩姿,
这盘结在锦衣的绣扣,每个扣都锁着一个相思结,
解不开的金刚蒲柳结。

片片枫红,一片,又一片,自这寂静的夜,
把脉络的眷恋打开,飘落,……
总有一份祈愿,会随了这恣肆的风。
总有一滴飘过的雨,带着君的呢喃,
总有一滴可滑洗我朱砂痣的骨血……

筝鸣,掌风,紫燕掠过庄周梦痕,
一尾剑羽斩断琴川七弦。
嵌入我血脉的魅影,柔情婉莹如月,
随夜色静谧的灵哟,空负了多少夕辉……

松涛雁影,佛琴如剑
达摩悲泣,垂眉,合什……
“走吧,走吧,冤家,且随你,……天涯……散逸……”

2016.9.23




《情浓刘家庄》第二卷三十六章


悠远悠远的声音,透过石缝里的一束亮光,连接了遥远的天和地,这一束从天空斜射进来的亮光,仿如一把亮剑,直入心扉。听不出话语中的是男是女,刘庭和伊莲左右寄望,试图看清这个传说中神秘的魔头。庭户竟自无声,只有一股冰凉冰凉的感觉,一阵云雾缭绕缓缓的散开……突然,眼前一遍开阔,一个四周是水的池中,有一个大大的圆盘巨石,一个洁白长裙,披肩白发,眼盖发蓝,睫毛长挺,玉指纤纤,秀腿光洁,肤如琼脂,指甲修长的美人儿,侧身而卧于圆盘石上,上腿悠闲半弯靠在下腿之上,右手掺着头,诡异的神色,此时正两眼放出电光火石般的峰芒,直直的射向刘庭和伊莲。“公子,好冷……”伊莲挨近刘庭,眼神如冰刀,眉峦如剑峰。刘庭一时竟然想到瑶池中的嫦娥,孤独,冷漠的写照,看不出女魔的年龄“你俩能过关斩将,并能与本岛主见面,想必有一定来头,说说为何要至此?”魔女边说边一手玩弄一个圆圆的蓝宝珠,宝珠有鸟蛋般大小,放出耀眼的光芒,碧蓝的色彩,在迷茫的水雾中特别的亮丽。“这就是碧珠殿的由来吧”刘庭在想“你为何设种种关卡,杀人无数?”“这就是你一路追随进来的原因嘛?”女魔头对刘庭的这个答案显然不满。“人的欲望无边,害死他的是他自己,我设关摆卡无非是想与世隔绝,清静而已”女魔悠悠,听不出她话语中的任何感情。“呵呵,我想可没有这么简单”刘庭冷笑道一语中的“哈哈,哈哈……”女魔头突然站了起来,发出了响彻云霄的奸笑,空旷的石壁里,笑声久久的回荡,伊莲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汗毛直竖……

“二十多年前,六国纷争,武林人士南怪,北魔,东西群豪,中原逐鹿般的紧紧追随我与夫君,就因为我们手上拥有这一颗碧海龙珠,一把嗜血屠龙剑。这颗南洋碧珠是上百年的老蚝孕育出的宝珠,清凉无比,近之百毒不侵,剑,宝珠是先祖的家传世宝。剑嗜血方显灵性……”魔女陷入了久久回忆中,也许是宝剑曾经带来的伤害,刘庭也在沉思中,“来人,把两人给绑上”突然,魔女大喊一声,不容刘庭和伊莲两人反应过来,两个黑衣小卒早已是锒铛的扣上了刘庭和伊莲,手脚之快功夫之高,一眨眼而已“惨了,公子我们的小命就此玩完了,嗜血屠龙剑啊,我们就要成为它的下一个目标”伊莲眼皮低垂,一粒豆大的珠子落在睫毛上“伊莲……”刘庭好内疚,这是个最被动的场合,手脚均被铁链锁住了只能任人宰割了“这个魔女,这个大魔头,当真是为了达到其不可见人的目的而滥杀无辜”刘庭恨之入骨,死不可怕,但是死也要死得值。恶魔除不了自己倒要成为魔爪下的孤魂。

魔女慢慢的走近刘庭,从腰间抽出了宝剑顶在刘庭的脑门上,剑峰发出光芒直逼刘庭,刘庭面无表情,眼神冷峻如霜。魔女走近伊莲,剑峰下逼伊莲的俏脸蛋“美人胚哈,只要我这剑儿轻轻的一划……呵呵……”冷笑声中剑走峰,伊莲圆圆的大眼睛惊恐万状,睁得更加圆更加大“不要……”伊莲好可怜好可怜的一声蚁呼。两个小卒也在一傍嘿嘿的冷笑。“我们跟你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杀我们”“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魔女冷冷道“为了守护这颗宝珠,这把剑,我的夫君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几十人围着一个人,誓死护珠,护剑的夫君,最终敌不过众人的血雨腥风的洗劫,临死前只留下一句话”刘庭道“你的夫君之死与我们无关”“给我住嘴”魔女一声喝令“找一个……正义……之人……夫君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爱人在我的面前死去,我拿起了宝剑,依靠自幼练就的传家剑术,风驰电掣般的一阵狂砍,多少性命就此失去……”“可怕的残忍的冷血的恶魔”伊莲恨恨的咬牙切齿,自问还能用多少无情的字眼来表达心中的这种感觉。“然而,力气慢慢的降低,夫君死了,自己也性命难保,我不忍心看着剑和宝珠就这样落到坏人手中……我拿起宝剑就要自刎……”刘庭竖起耳朵在认真的听,完全忘记了身陷入困境。

“这时,马啼哒哒,杀声四起,我的师傅带领十多个师兄弟一路杀入……血洗中原,我才得以脱身”“所以,你为了报仇,你恨江湖中人物,恨想得到碧珠和宝剑的每一个入岛者,因此设置障碍”“你只说对了一半……”“我与夫君两小无猜,自幼一起习文磨剑,感情弥深,夫君死后,我食不下咽十来天,头发一夜之间全部变白,我曾经想过就此追随夫君而去,但是……”“但是什么?是什么让你又有重新活下去的念头?”刘庭问道“我来到了这个荒岛,把夫君安放在水晶棺里,我天天跟他一起说话,说我们桃源往日的谈情,习武,品酒……我在往事中追忆,我慢慢回想夫君的最后一句话……”“所以才有你至真至美的让人心碎心醉的满庭芳情诗”伊莲也被感动了,当真无愧的情种,情圣大使,如此痴情,世之少有。话峰回转“拿酒来……”两小卒一人一杯酒,悠悠的走来。“哈哈……生死攸关,做个醉死鬼也无妨”刘庭心想。“岛主,酒来了……”小卒说,女魔用凌厉的目光看着刘庭,然后缓缓的道“如果说你的爱人就要被人杀了,敌人突然提出一个条件,有杯是可以致命的下了剧毒的酒,而你饮了就可以救你的爱人,有一杯是无毒的,选择无毒的酒可以保住你的小命,同时却把你的爱人推上不归路,你会如何选择?”魔女提起宝剑架在在伊莲的脖子上,明晃晃的亮光。伊莲无辜的睁着大眼睛“不……不要,公子……”“伊莲,保护你就是我的使命,此事不能两全,来生再见吧,伊莲”刘庭暗然神伤的想,多情的痴情的双眸向伊莲透出了百般的无奈,凛然用戴手铐的手捧起那杯剧毒的酒,一饮而下……“公子啊……”伊莲呼天抢地的叫喊……

“这是一杯爱情的毒酒,爱上你无怨无悔,直至我把这杯毒酒一饮而尽,但愿能换来你的生命和幸福,你一定要记得我今生的容颜,来世记得,记得来,来找我……伊莲。”刘庭饮下了这杯毒酒,浓浓的酒,也许毒药还没完全发挥,他断断续续的摇摇晃晃的说着,今生,来世……当一个男人宁愿用他的生命换取你的生命,这份爱足以惊天地,泣鬼神,伊莲泪眼朦胧,只觉得天昏地暗,天寒地冻,伊莲眼前金星乱冒,扑通,扑通,伊莲和刘庭两人人同时的就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问爱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痴情之致,有过之而无不及,叹为观止啊”女魔头眼中闪过一种难以言达的情感,继而一挥手,两个小小卒把刘庭和伊莲分别抬到一张石板床上……


伊莲躺在石板床上,刺骨的严寒终于把她冻醒。伊莲左右看了看,努力回忆起之前所发生的事,“公子,公子现在怎么样了,公子在哪?可恶的大魔头,阴毒的大魔头,我咒你下十八层地狱,炼十八锅滚油,永远不得超生……”伊莲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用锈花鞋跺着冰冷的地板,“我的公子,我们就这样永别了?5555……”伊莲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小女人的可爱,生死的别离,确实带给了伊莲揪心的难忘的痛苦,“公子还是因为要保住我的小命而决然走上了不归路。公子……”“囔什么囔,你家公子已经去见阎王爷了”两个黑衣小卒正在饮酒,就一小碟花生,洞里的饮食比较简单,两小卒在猜令比划,自取其乐,矮小点的小卒在问“韶兄,你说岛主真那么狠心,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夫君被杀了就心生怨恨,看不得人家的好呢?,活生生的一对情侣,必要拆散人家,生离死别”“恩,令峰弟,饮酒,这个女魔头,我们那么多年了也脱不了她的魔掌,别说这两嫩书生了”被称作韶兄的小卒喃喃而语“是啊,我们身上还中了其‘慢性夺魂丹毒’,还要拜她求解药呢?好阴险的女魔头,就是用这种小技量控制我们服贴在她身边,否则,不知道老子现在逃到哪了”原来他们也是好无辜的,伊莲心想,怪不得没个好声气,想不到这个大魔头招招致命……“哎,我们身上的丹毒要是侵入了五脏六腑,就是仙丹也难救了,人不过一死,早死迟死而已。”“可是,死在这个大魔头手上真是冤啊”那个被称令峰弟的小卒年龄小点,脸上露出了万般的无奈。

此时,在另一个秘室,正是另一幕情境。一个水晶棺,里面结了一层厚实的冰,说冰棺也不为过。一个衣着整洁,面容苍白的壮年男子,平静的躺着,清晰的线条,高高的鼻子,嘴巴因为年久失去收缩力而显得有点松跨,微微的张着,可以想象生前的模样是如何的俊俏。魔女的手轻轻的抚着水晶棺,嘴里喃喃自语“啸哥,我的诚心终于感动了上苍,我终于完成您的心愿了,您可以安息了,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那么痴情,那么正义的人,这一份真,不愧我苦苦蓄心积虑那么多年”水晶棺的旁边刘庭静静的躺着,他是死,是活?女魔头的话真玄……“冷,好冷……”蚁声般呼叫,刘庭轻轻的侧了下,身体触到了冰冰的水晶棺,魔女走到刘庭的身边,打开刘庭的嘴巴,塞进去一粒红色的药丸,这是先师二十多年前就传给她的,能提升体力,功力……先师一再叮嘱,不到万分火急时千万别吃,吃了体内膨胀起来的功力得不到外泄,会让人走火入魔,七窍流血而亡,刘庭的酒里下的是“蒙汗药”,加上在这严寒的密室里躺了一天一夜,冰天雪地的,身体极度虚弱了,一物降一物,补补身子,刘庭还大有可用之处。丹药穿肠过肚,回神焕脉,滚滚的热血立马腾了起来,刘庭睁开眼睛,不竟吓了一跳“这是哪?阎王殿嘛?这旁边躺着的男子是谁?”一串串的疑问,“你醒过来了?”魔女从侧边缓缓的走了过来,声音变得无比柔和起来,手里拿着那粒闪闪发光的碧珠在揉搓,一道蓝光好刺眼,在白色的密室里不停的晃动。刘庭使劲的用手揉着眼睛想“天啊,我这是做梦呢?还是幻觉?,女魔头也在?”“你,你想干什么?”刘庭这时站了起来,试图用男子汉的高大威猛征服这个女魔头,这个女魔头她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哈哈……哈哈……你怕我了嘛?”女魔头的纤纤玉指轻轻的抬起刘庭的下巴,“看着我,正视我”口气是那么的果断,好象沙场中将军的指令。“你是第一个走入这间密室的人,这么多年,我就这样每天陪着我的夫君说话,他活在我的心中……你的正义,你的痴情,您的智慧,你的纯真,帮我达成我夫君的心愿,在林林总总的考验中,作为家中的独生女,现在我在我夫君面前隆重的宣布!你已成为我们杨家剑术的第八十一代传人。这把剑聚集了天地之正气,日月之光华,正义之人可用其除魔降妖,心术不正之人用之将会成为害群之马,碧珠在,正龙在,灵剑在”魔女把剑高高举于头部之上,一股正气笼罩整个密室,庄严而沉重的气氛,刘庭这回真正是怔住了,怔在魔女的一翻话语里,怔在这把尚方宝剑的灵光里。

刘庭良久才反应过来“郡主,我只是一个贫困的文弱书生,您找错人了”“这是不能拒绝的,这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安排,这是一把阴阳之剑,必须人剑合一,归其真主”不容刘庭再反抗,剑已经被送到手中。杨郡主手指轻轻一按水晶棺角上的一个机关,水晶棺缓缓的移动了起来,水晶棺下面有一个黑黑的木箱子。郡主从石缝里取出钥匙打开箱子,箱子里整齐的包着一本厚厚的书“这是杨家流传了千年的剑谱,到我这一代,落入到一个外姓男人的手中,我也无怨无悔,因为只有你才值得拥有它,杨家列祖列宗,在天之灵,请保佑刘庭,一腔正义行四方,斩妖除魔为苍生”郡主双手捧起书本递给刘庭,刘庭双手接过。阴阳彼此,已然如此,违之不如顺之,敬之……刘庭打开书看了看,一些人体穴位分布:涌泉穴,百汇穴,丹田穴等,“杨家剑讲求精密二字,那是防守的要领”杨家剑招式:盖打、压打、截板凳花、九节鞭……杨家剑的基本技术要领和练习步骤、套路动作图解,密密麻麻……

“出去吧,你的伊莲在外面又哭又骂乱成一团了”杨郡主轻轻一按石壁上一个隐藏的开关,密室打开了“伊莲,快看,这是谁?”郡主无比怜爱的双眸看着这一对小情人,真羡慕啊,青春年华,浓情蜜意,伊莲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公子,公子,是你嘛?你还好好的”伊莲快步跑了过来,捉起刘庭的双手,一个劲的揉搓,“疼嘛?是真的嘛?你还没死?”“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伊莲,哎哟,看你把我揉得痛了”刘庭轻轻抚摸着伊莲梅花簪,鼻尖轻轻的触及透香的秀发。这一切仿佛做了一个恶梦,梦醒了……两个小卒“叭哒叭哒”的饮响了嘴巴里的酒,花生“只要活到老,这世上无奇不有啊,死人还能复活?韶兄,你说是嘛?”那个叫令峰的小卒显然对这个大魔女是万般厌恶“令峰,我不过是卖个关子,考验一下刘庭而已,酒里只有一些蒙汗药,睡上一天一夜醒来就好了,刘庭现在已经是我们杨家剑法的第八十一代传人”“哈哈……那不是因祸得福了嘛?”韶兄小卒话里有话,万般的调侃,“想当初,我们兄弟俩也是因祸得福拜于您佬的门下……”杨郡主眼里透出丝丝的无奈,痛楚……此时,刘庭和伊莲两个人紧紧的依偎着“吓着你了,伊莲”“别说了,公子,这一天一夜里,你受苦了”

“大家跟我来”杨郡主如换了一个人一样,神情变得明朗欢快。四五个人,跟随郡主进入了密室,伊莲发出了“啊”的一声惊恐,刘庭赶紧扶住这个小女人。水晶棺里的死尸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确实是挑战了心灵忍耐的底线,“嗔,嗔,嗔……”高矮两小卒跟随这个魔女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见此境况,也不竟感叹。

在密室里感叹了一翻又一翻,这时,杨郡主纤手一弄,一道石门缓缓打开。别有一翻洞天在眼前,刘庭伊莲,俩小卒四个人同时发出“啊……”的惊叫……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