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诗评家》总第51期:金川《张光国,你认识你自己吗》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诗人与诗



加入时间: 2012/02/15
文章: 6317

文章时间: 2022-11-25 周五, 下午3:16    标题: 《诗评家》总第51期:金川《张光国,你认识你自己吗》 引用回复

《诗评家》总第51期:金川《张光国,你认识你自己吗》


  张光国,你认识你自己吗

  〇金川

  一、为诗人张光国做四幅速写
  光国,我认识你。
  最早认识光国的日子,2007年底,我刚到网络上发表诗歌。好像在2008年1月3日,光国在百度话题,做了一个谈话节目叫“幸好还有人在写诗”,那个专题引用了我的一首非常狂妄、无比高调的诗——《诗歌展望》。我的诗歌的调子,就是诗歌的调子,这与我本人的真实生活调子无关。艺术就是艺术。我在网络搜索一下张光国,第一印象是学者。
  后来,偶尔发现2008年的某一期《中国诗歌选刊》刊登我的一首诗《孤旅》,我十分意外。我并没有给《中国诗选刊》投过稿子。不过我在网络像一直没有头的苍蝇,到处乱跑乱碰。后来,在新浪才发现真有《中国诗选刊》论坛。而且发现,是张光国主办的。而且还发现,光国办过许多论坛、期刊。他好像是个杂志创办人。是的,他坚忍不拔地经营一个,在无数人看起来,最虚无,最不值得付诸心血的王国,诗歌王国。
  在登陆并注册会员之后,又读到光国的诗歌,而且他特别推崇小诗,似乎要从小诗这个题材上找到诗歌的大门,进入更加广阔的诗歌疆域。
  于是我看到学者,诗歌王国的经营者,诗人,三个张光国。
  
  二、学者张光国
  一次,一位领导去看望钱学森,钱老说:“我们不但要有物质的东西,还要有诗歌,音乐。”这是一则新闻播送的镜头。但是,成为我心中的一个永恒的镜头。我看到《中国诗选刊》论坛的首页的镜像里,有钱学森,于是又想起这个永恒的镜头。
  我无缘再做什么学者,我只能仰慕这些学者。甚至我认为,像钱学森老前辈,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诗人。诗人与学者之间,甚至诗人与任何人之间,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因为诗意是人的本质的标志。在低级动物,诸如猪狗驴马身上,可能有智慧存在,但没有诗意存在。人可以把自己的智慧灌输进一只猴子的大脑,成为猴子的智慧,但是却无法让一只猴子拥有诗意。
  但是钱学森不是这样的一只猴子,他的大脑里的智慧,也不是被人类灌输进入的。
  张光国,你至少能把钱学森这样一位纯粹的人,请到一个诗歌网站,至少,你也不是一位这样的猴子。
  但是,你无法成为钱学森那样的学者,因为你选择了文科,选择社会科学方向。世界上再没有比社会科学所积淀的东西,更像垃圾与尘埃了。
  而诗歌确实不是社会科学的范畴,而是综合了自然科学,包括心理学,生理学,语言学,等学科,而形成的一门独特的学科。
  不,目前还没有研究这个学科的专门的体系,以前的诗学,其实依然是人为的主观臆断产物,是属于人被物欲遮蔽之后,成为一只猴子之后,又想再度回归人的一些想象与渴望而已。人,再回归人的路程已经遥不可及了。所有要找到诗歌这个工具,来实现不能实现的事件。
  当你看到那些可以拥有小三小四的人,像猪狗一样交配,仅仅是服从于生理的满足,其实他们已经连猪狗都不如。猪狗交配是不用付费的,这些人却必须付费。瞧,悲哀吧,他们连猪狗的纯粹都没有办法拥有。
  从人的诗意本质的观点看,最近,我越来越明白,这是一个猪狗不如的世道。但不妨碍我们向猪狗学习。当我们面对一只猪狗,真的被它们的纯粹所感动。它们即使为了一口吃喝厮打,但也不是没有止境的厮打,也不会像人,想法子互相欺骗,说谎,玩弄伎俩。矛枪不过瘾,还发明原子弹。人,这种猪狗不如的存在,真叫我汗颜。
  人类发明的学问,越来越多用于诵贎,欺骗,玩弄伎俩,这就是学者们的职责。张光国,你这个学者大概是厌倦了职业的沉重,在寻求一个新出口吧。
  可你怎么通过研究诗歌来剥去已经蒙在脸上的伪装?你是怎样用学者的工具,来实现这个目的呢?
  当你用垃圾掩埋垃圾,固然,你获得了一个高度。正如人类文明在增高,其实那又何尝不是在为人类自己建造最肮脏的墓葬呢?
  当然这个文明不包括自然科学创造的那一部分永恒的东西。
  当然原子弹没有罪恶,一个东西罢了。
  我无比敬仰那些科学家们,它们的生命搁置在没有名利的超然状态,心与自己心爱的研究课题符合,互相依赖,用这样的方式接受人类整体的和暖,同时也给人类以和暖。我恨自己今生无法从事科学事业。
  诗人的魅力,就在与能找到一种方式,来看到自己所不愿相信的真实之后的景象。
  超然啊!诗意的根基,诗意的王国秘籍,钥匙。
  而一个学者佩戴着坚固的面具,能超然吗?
  当骡马被套在套子里,骡马不知道自己失去自由。当人类发现自己沦入骡马一样的境地,于是诗歌之光就照亮人的视觉,照亮人的过去与未来。
  人类依靠智慧无法解除精神的枷锁,诗歌就应运而生。
  
  三、建造诗歌王国的张光国
  而离开电脑屏幕,眼望窗外晴朗天空,蓝天一碧如洗,蓝天下是寂静如一片疮疤的城市——居住在大地的这片伤疤里,我就是一粒正在腐烂的蛋白质。可我感到幸福,无比愉悦,因为我一直写诗。
  我在写诗的时候,感觉世上万物都在被我接纳,当然万物也在接纳我,人类啊!!作为一只鸟,一只爬虫,我再不惧怕你了。
  我从2007年底找到网络这个平台直至现在,几乎跑遍了诗歌网站论坛,有二百个以上的贴吧网站,都被我的诗歌与言论侵袭过,骚扰过。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可以叫安心栖息的根据地。
  我曾慕名这入某个著名论坛,抱着自己的孤陋寡闻,对那个论坛的一个著名诗人的作品发表了直言不讳的评论,没有按照人家的习惯,对人家著名诗人吹捧拍马,结果被那个著名诗人的粉丝攻击起来,那位著名诗人还亲自出马为自己的作品做解释,解释之后,发觉自己的解释是多余的,但是仍然对我耿耿于怀。我只后补充几句佩服折服之类的屁话,那位著名诗人才罢手。
  我一直有个看待诗人的模式,对古代的或者已被高高树立起来的著名诗人,心存疑虑。我更仰慕那些抱有一缕淳朴之心,甚至不懂得什么诗歌写作技巧的诗歌爱好者。
  于是我后来在论坛上几乎不发言,把自己的作品扔下就走了。
  我在新浪看到张光国关于诗歌的话题,他抱怨说,现没有人读试,大多凑帖的作者,发表自己的帖子就没有看别人的帖子的心思了。
  不。自由是艺术的最终极致。如果艺术没有自由的极致做指引。艺术就无法从现实之中跃出,艺术就会成为空花。
  诗歌从本质上讲,就是一个诗人身心的一种奇异的更新,所制造的血液。在这个意义看,是没有任何可读性的。但是诗人是社会的一部分,因此才出现可读性。可读性是社会属性的一个必然。
  而纯粹的诗人是不会抱怨别人不读自己的诗歌,甚至有时厌倦别人读自己的诗歌,感到被阅读是一种羞辱。我很少让我周围的人看我的诗歌,因为让人家读我的诗歌,结果是自取其辱。真正能分享诗歌恩泽的为自古以来寥寥无几的那个群体。
  光国作为一个诗歌王国的建造者,就像精心建立的风景,却没有顾客游览,当然要抱怨。这是一个建造者,一个劳动者的抱怨。
  我正是在质疑这个建造者,劳动者。当诗歌杂志依然是一个劳动的工具,是商品经济的附属物,那么这个劳动者注定是一个得不偿失的劳动者。因为商品经济的本质是依靠带着血泊的金钱支撑的。如果你不知道这个真实,那么你所建造,你所豢养的野兽,将把你的心血吮吸的一干二净。
  我一直认为,建造一个诗歌平台的任务,不是诗人的职责,是那些具有诗歌爱好,又特别喜欢艺术市场管理,甚于善于开发艺术市场的专业人士来考虑的。诗歌不能没有市场,不能没有平台,任何艺术,都有赖于在物质层面展开。但是应该来解决这个问题的主体,对这个问题太缺乏力度了。
  主导着国家财力物力的那个主体人群,依然是对物欲的认识还没有高度升华的版本,这个版本到底要禁锢他们自己多久,也会禁锢艺术与精神多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从商品经济的血腥之中回过神来,这依然是一个巨大的诗歌主题,有待人们来开发。要知道,唤醒一个民族内在的精神力量,就是要从最顽固,也是看起来最清醒,实际上最痴迷的群体为入口的。
  每想到光国做了如此巨大的努力,我就不由得沉思良久。我曾经萌生过直接给有关领导写信,呼吁他关心诗歌——因为他还是为喜欢诗歌,偶尔也写实的人——并建议他拿出一点点财力,用来支撑这些比较纯粹的民间诗歌网站,让这片净土越来越辽阔。我想我会这样做。每当看到那些所谓的富裕阶层,却活在自己看不见贫穷之中,我又为自己的天真而思虑再三。我不是怀疑自己的天真,而是没有必要拿一份天真去接纳污浊。
  我与光国的不同在于,他敢于把自己的心血投入一种看起来注定是一无所获的事业,而我宁肯把自己的心血融入默默无闻的诗歌探索。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差异。我无法准确说出我们之间更明确的差异。是什么?
  每当诗歌写到没有内容可写的时候——当然那是一个新的酝酿的开始,是一个新的生命风景等待发现的开始——那时我偶尔会羡慕光国所做的事情。我也想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王国。可我力不从心。
  因为我是抛弃一切职务职称,甚至抛弃一切职业,我已经进入一个纯粹的空间,似乎觉得任何身外之物——当然对别人不是身外之物——对我就是无端的拖累。
  不。这种描述好像不是我的本意。我是在说,一个王国,如何确立这个王国,是本质上的那种气象,而不是现实世界的复制与仿造,也不是空中楼阁。
  这种疆域一定存在,但是他必须在千呼万唤之中,才能去掉半遮面。
  而我能为光国所做的,就是传递这种耐心与平静,因为,你前面看不到的东西,既是遮蔽,又是绝景。
  有一条可以肯定,我喜欢光国这片净土,我跑了那么多地方,觉得这里值得我说:“我的栖息地,在这里。”
  
  四、诗人张光国
  我真希望光国不要写诗,但是不妨去写诗。
  一个没有诗歌实践的诗歌人,是无法洞悉诗意所给予一个人的恩泽与滋润。但并不是一个人必须在诗歌写作领域取得多么大的成就,才可以抵达诗意的极致。
  其实,许多大科学家,许多大政治家,大企业家,或者许多有灵慧心性的普普通通的人,已经在我们无法知道那种遗憾里,对人这种诗意存在的本质的分享,达到了我们想象不到的绝妙境地。当我们主要依赖文字传输我们看到的诗意的时候,真正的诗意在文字之外,那个王国已经由那个王国的主人所享有。
  我无法对钱学森临终的那一刻做出一番描绘,但我相信,那一刻,或者在那一刻之前,他已经漫游在一个我们无法洞悉的疆域,否则他不会说出那句话:“我们还需要诗歌,音乐。”
  诗人的特殊性在于,可以把自身之外的诗意,用文字加以表达。而分享诗意,却是每个人的可能。
  有人一生不读诗,但不妨碍对诗意的分享。
  诗人的特殊性在于,能使用诗歌艺术的工具,首先把自己对诗意的分享转化为一种可让更多人使用的分享物。但这不是诗人最幸运的享有。诗人可以使用诗歌艺术这个工具,把自己因领导一个看起来无法进入的本真之中,对诗人,这是一个极其大的幸运。但是要达到这个幸运,真正成为幸运,那是需要极其复杂的选择,或者许多难以想象的营造。
  这种选择与营造,与其他的职业的劳动方式与目的有别。甚至已经不是劳动职业,而是一种人,抵达做人极致的纯粹性,而产生的一种自觉与和洽的生命存在状态。
  我产生这种表达的根源,是基于对光国,对更多的诗人们,如何处理诗意与基本生存物质需要的满足的关系。几乎每一个诗人的失败,不是失败在写作上,是失败在这个抉择中。
  生命仅仅是物质欲望的满足那一部分,仅仅是一个小小的部分,足够诗人学者探索一生。
  正像希尔一生只研究一条“缝匠肌”就可以立足与不朽之林。
  可是诗人的优越在于,可以越过所有职业与学科分工,而直达生命意义终极。
  我读了光国的一部分诗。某种诗意的存在,远不是一个诗人所要获得东西。
  大多数人,即使是诗人,或者越是诗人,越容易接受已经被定性为诗歌的诗意,其实这正是已经死去的诗意,正在把我们遮蔽。
  可我们怎样抵达那个界面呢?在那里,我们会感到,世界在我的眼前,不是一个乱糟糟的尘世,不是喧嚣,不是惧怕,而是一个完整的器皿,装满了我们生命所需要的一切。
  
  五、我看到的是第四个张光国
  光国已经成为诗人。但是凡是能成为诗人的人,不可避免地只是为自己徒劳地增加了一个更大的徒劳的面具,再一次把自己深深地掩埋在另一种垃圾里。
  因为我在光国的诗歌里看到的是太多诗人的熟悉影子,与熟悉的声音。而我越过这些,还在望深处看。
  因此,我看到第四个张光国。我想真正认识的也是第四个张光国。
  
  当写下这些文字
  再看这些文字
  这些文字所指的事物以及景象
  以及,所蕴含的意义
  再看我
  看到了什么
  这三者,在一条直线上吗
  还是构成一个遥不可及的三角
  抑或是一个点
  偶尔成为三个点,幻影
  
  这是今天即兴在《中国诗选刊》论坛现场写下评光国的诗的诗。
  人,每一个人只是一个人。不要故弄玄虚。只有艺术家,借助艺术,才可能把人切割,甚至把一个人的属性全部予以分离。这不是研究的需要,是诗人,是艺术家生存的需要。
  诗歌艺术就是这种特殊的学科,跟化学家的实验室没有什么区别。
  当我们写下这些文字,我们可以透过这些文字,看到文字之后字义,看到字义之后的人,那个人被字义所展示的景象与物象所遮蔽,但是这个遮蔽不是现实之中的遮蔽。问题在于,有人无法区别,什么是艺术所展示遮蔽,就像画家选择的色彩;而什么是应该去掉的遮蔽,可这些遮蔽正被我们当作诗意的元素在使用。
  我们为什么写诗。首先肯定写诗有别于一种职业。如果谁要把写诗当职业来对待,哦,你要当心,前方只有失望,乃至绝望。因为,你被遮蔽遮蔽着。
  可我们只能在遮蔽中前进。
  遮蔽是遮蔽,但前进是前进。我们没有停下来。
  那些看起来获得成就的人,获得巨大成功的人却停下来,开始分享成果了。但是,只有诗人知道,那是一种全新的腐烂。
  当我们只是在变换一种腐烂方式,也不妨叫做前进。只有爱因斯坦坦言:“猪栏模式”
  也只有诗人可以信服地理解一个大科学家的心音。而无数人只知道爱因斯坦是伟大科学家,而不知道他是位真正的诗人。
  当科学成为一个科学家的生存模式,就像诗歌成为诗人的生存模式。人啊,你的肉眼根本无法洞悉这些纯粹的人的身上的光辉,但那光辉辉映我们,就像阳光垂降的恩泽。
  光国,我相信你会认识自己的。人,只有自己真正认识的那个自己,才能被自己接纳,并一生对自己忠贞不渝。
  但忠贞不渝万万不是一只道德的牢笼,是诗意的比喻。
  当我写完这一片文字,才明白自己的真实的感觉。我试图为三个张光国做三幅速写,其实是在力图回避这三个张光国。我充满疑虑地想,这片文字,何必要面对这三个三个张光国,这是多么风马牛不及的文字游戏。
  人,是如此地不了解自己,如此盲目而茫然地存在,只有在某个奇妙的瞬间,那个被自己遮蔽着的面孔与自己莞尔一笑。是的,我正是在接近第四个张光国,而且我的所有的真实的意图,他已然接纳。
  也许,光国先生会在此时产生疑虑。是的,这是一首诗,乃至一个诗歌王国的真正的大门。当疑虑出现,就像一只手放在一个大门的把手上。
  人,并不是都能有幸打开眼前的门,因为钥匙在另一个地方,在另一个人的手中。
  于是诗歌就应运而生。当诗歌是一把钥匙的时候,我们感到自己的诗人,在使用一种工具,劳作;因劳作喜悦;因痛苦,而发现是一种劳作。于是诗歌有了新的愿景。
  
  六、《中国诗选刊》
  也许这就是我要接近的光国诗人。
  进入《中国诗选刊》网站首先被网站的布局吸引住了。这个网站至少在外在的布局,以及所展示的网站发展的宽度与高度上,显示出与众不同的气度与力度。《中国诗选刊》网站为全国每一个省市,以及每一个省市下属的各个省级市、地区,都铺展开一个平台,这种宽宏,包容,接纳的新颖感一下感染了我。我几乎跑遍了诗歌网站与论坛,能这样做的太少了。
  联想到我的一个小作品,不知道被《中国诗选刊》从哪里发现,并被录用的那个情景,我实在佩服《中国诗选刊》编辑的心胸与肚量。
  我在网站与论坛上,看到许多网站的经营者是如何排斥圈子以外的写手,如何互相怨恨嫉妒;看到互相倾轧,互相诽谤,等等的事实也有不少。当然,这都是很正常的人性之间的摩擦与冲撞,这不值得什么大惊小怪。但是,这也是看一个网站论坛的境界与前景的一个标志。一个网站与论坛所坚持的原则与主旨,越接近艺术本真的需要,那么不但给网站经办人,甚至给作者,给读者都有难以想象润泽。
  艺术对生命的滋润远不是看起来红红火火的那种。
  要是用红红火火来评判诗歌论坛与网站的优劣,那么永远不可能达到遍布繁华大街上歌厅舞厅桑拿美容,什么天上人间,什么华贺月圆,等等的效果;也赶不上麻将馆、茶馆的兴旺与火红。
  诗歌存在的必要性是不需要质疑的。不管有人出于什么理由,哀叹诗歌死亡,反正诗歌活着,诗歌存在,而且有人在受益。艺术的受益就是一个国王也不一定会有的。
  诗人,诗歌爱好者,需要真正为这样的受益骄傲,或者低调一点,值得为这种受益暗自庆幸。写诗的人,爱诗的人,是真正有福的人。这种福分,类似于宗教所传达的那种福分,但是远比宗教所传达的福分更灵妙,因为这种福分有诗意做承载。
  而《中国诗选刊》不是外在看起来的一个网站,一份依靠编辑队伍的支撑而出版的一份杂志。这是一个行为,一个过程,一个前进,一个照耀。
  有时我恨自己没有几千万,几百万,恨自己不能把几百万几千万投入这样一些纯粹精神家园的网站。当恨过自己后,我多渴望,我们的国家,尽快从对金钱盲目的疯狂之中清醒,应该看到,一个民族是怎么被精神空虚所伤害。我们身边到处是防不胜防的陷阱与苦难,一不小心,一个人,一个家庭就会身遭不测,大祸临头。我们幸福,我们快乐,但我们战战兢兢,心存恐惧。这是为什么?
  国家应该站在一个高度,引导自己的民众,把哪些沉湎肉体生理刺激的人拯救出来,对麻将馆,娱乐中心高额征税,把这些税收用于这些纯粹的艺术与纯粹精神分享的民间网站。
  这是一个具有高度文明的国家的最基本的职责。国家不应该忙于支配金钱,忙于参与民众对金钱的追求。国家应该有更加高远的精神的指向的引导作用,这样的人类生存才能不断升高自己的品味。
  当一个国家依然被金钱与商品的巨大诱惑所迷蒙,那么这个国家的发展,依然没有走出人类被物性奴役的悲惨历史。艺术在这个时候,必须保持足够的耐心。这正是艺术存在的必要。
  而诗歌艺术一定要警惕自我残害。诗人动不动就自杀,这是对诗歌的蒙羞,对艺术的蒙羞。这是客观上宣布诗人自身失败。如果不警惕这种自我残害的悲剧的恶劣影响,那么诗歌艺术的价值与作用就会不自觉地陷入腐朽的泥潭。
  腐朽的艺术,不可能实现出淤泥而不染的精神效果,而只能成为淤泥,为淤泥增加高度。
  而我们有一份艺术的虔诚在,这就足以使我们直面尘世的林林总总。这种使我们能够处于岿然不动的境地的秉性,恰是我们的前往。而这个过程必将使世界获得难以预知的受益。
  能极大庇佑自我的艺术,必将辉耀世界。


【作者简介】金川,本名张金川,63年生,汉族,山西阳泉人,中共党员。作品散见于《诗文》、《格桑花开》、《天下诗报》、《打工诗刊》、《江花红似火》、《中国诗选刊》、《燕赵诗刊》等刊物,入选《中国当代网络年度优秀诗选》(2008卷)、《北京诗报-中华汉语诗歌典藏(A卷)》、《中国打工诗歌年鉴》等选本。

〓信息动态〓

《中国知名诗人诗歌艺术探寻之旅:循诗李白(第一卷)》征稿启事

  中国诗歌会,会诗词会诗友会诗情无限,唱生活唱生命唱生生不息!
  近年来,通过旗下的系列品牌刊物、书籍,我们推介了海内外数以万计的作家、诗人和诗歌、文学爱好者,已在全国各地成功举办带着文艺去旅行、带着诗歌去旅行、诗意的行走、北海文艺沙龙、大唐诗歌节等诗歌文学艺术现场活动百余场,在济南、重庆、绍兴、呼和浩特、青岛、武汉、上海、北京、曲阜、泰安、景德镇、广州、蓬莱、漳州、郑州、洛阳、苏州、佛山、长沙、凤凰县(凤凰古城)、桂林、西安、延安、扬州、吐鲁番、青州等26个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举办名城笔会36届,线下联谊海内外文朋诗友数千人,涉足山东、重庆、浙江、内蒙古、湖北、上海、北京、江西、广东、福建、河南、江苏、贵州、湖南、广西、青海、陕西、新疆等1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有的偏远省域还多次到访,比如,去过内蒙古5次,去过贵州2次,采风地主要是著名景点,并踏足极远且极境的地域,如呼伦贝尔大草原、满洲里、禾木、喀纳斯等地,诗意盎然、收获满满,在当代诗坛、文坛和艺术界产生了巨大影响。
  中国知名诗人诗歌艺术探寻之旅,创始于2022年11月,以追循古往今来著名诗人足迹和心路历程为切入点,组织开展沉浸式诗歌艺术探寻活动,主要内容包括:线上展现推介,以及线下结集、颁奖、研讨会、采风等。中国知名诗人诗歌艺术探寻之旅:循诗李白,已启动,敬请关注和参与!
  中国知名诗人诗歌艺术探寻之旅:循诗李白,简要方案如下:一、推出《中国知名诗人诗歌艺术探寻之旅:循诗李白(第一卷)》;二、线上推介参编本书的诗人之佳作;三、评奖、颁奖;四、在客观形势、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将于2023年组织参编本书的诗人及亲属到四川绵阳江油李白故里采风;五、采风期间,举办颁奖礼和研讨会;六、现场活动之后,制作多期《烟火里》短视频进行宣传、推介。
  《中国知名诗人诗歌艺术探寻之旅:循诗李白(第一卷)》,征稿具体情况如下:
  征稿要求:诗歌限1首,30行内,不分行者限300字内,题材、诗型不限,风格不拘,要有诗味、有内涵、意境美、语言美、韵律美、简练、有佳句、有技巧。须附200字内个人简介,以及联系地址、电话、微信等信息(不公开,发快递用)。
  入编待遇:
  一、纸质典藏:作品及个人简介编入《中国知名诗人诗歌艺术探寻之旅:循诗李白(第一卷)》。
  二、赠阅样书:向入编者赠阅样书4本(满足个人展示、收藏、好友交流等需求),快递包邮(不区分是否为偏远地区;但是,在港澳台和海外者,需另付邮资)。
  三、颁奖激励:参评2023年度中国诗人之星,颁发获奖证书(内蕊A3幅面,打开后有两张A4纸并排大小)1本,免评审费。证书和样书放一个快递包裹中。
  四、线上宣传:刊稿以微刊、电子刊方式在我们旗下的微信公众号、美篇号、都市头条号以及中国诗歌会网(http://www.cpa1932.com/)和其他中外知名诗歌文学网站进行推介宣传。发布之后,将知会个人相关网址。
  五、现场活动:邀请参编本书的诗人及亲属莅临现场参加颁奖礼、研讨会和采风。
  投稿方向:zhongguoshixuankan@163.com。
  截稿时间:待定。
  欢迎随时到中国诗歌会网、《中国诗选刊》微信公众平台CPA1932或中国诗歌会美篇号(https://www.meipian.cn/c/372334729)关注活动进展动态!


中国诗歌会
2022年11月23日

〓〓〓

  《诗评家》,用另一只眼看诗人,用另一张尺量诗歌。
  《诗评家》,创刊于2012年11月7日,刊发诗歌理论、评论、鉴赏、诗集序跋等文章以及特色诗歌文本,不定期推出电子杂志、微刊和电子刊。
  总编:张光国
  网站:中国诗歌会网——诗人网上家园,首家以诗歌文学艺术为载体的社交媒体
  http://www.cpa1932.com/
  http://www.shirenwang.com/
  新浪微博阵地:
  诗人网
  https://weibo.com/srw2008
  中国诗选刊
  https://weibo.com/zgsxk
  美篇号平台:
  中国诗歌会
  https://www.meipian.cn/c/372334729
  诗意的行走俱乐部
  https://www.meipian.cn/c/4264235
  微信公众号矩阵:
  中国诗选刊CPA1932
  新诗歌杂志NewPoetry1933
  当代诗歌会DDSGH2018
  带着诗歌去旅行DZSGQLX
  大唐诗社DaTangShiShe
  世界诗歌会ShiJieShiGeHui
  敕勒歌杂志chilegezazhi
  轩辕国学XuanYuanGuoXue
  凤凰与白狼fenghuangyubailan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