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2019年11月诗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龙羽生



加入时间: 2007/05/13
文章: 316

文章时间: 2019-12-02 周一, 上午11:18    标题: 2019年11月诗抄 引用回复


写于黄叶上的流浪汉小说

——赠HXY兄

黄叶反穿流浪汉小说的外套
在高枝上摊开阳光
在街头炫踢踏舞
并向住宅楼低矮的门缝蹦跶,冒充
送外卖小哥

饥饿,对我的胃口演说
首先让我的双目饕餮
色诱嘛
那是不可能的

秋色的斑斓与蝴蝶收敛的翅膀相似
弘一法师的袈裟
与流浪汉的百衲衣好有一比
隐居九华山的朋友,在微信上
录了一段空山敲木鱼
禅院佛像下烛光摇晃的诵经声
让手心攥出盐粒的钥匙
加速生锈

内心的憋闷与赌气
仅仅是
——扔掉它!

这是又一个——不可说

2019年11月4日



饭局

微信对话框吐出秋天的饭局
预约大拇指
并分发未曾谋面的女子
顺带而来的美颜照
沉甸甸的柿子,压在光秃秃的枝头

有人提倡打包
有人把脸皮包裹,伸出动作
让未曾摩擦的手套摸了一下,嫌弃地
撕扯掉

满面汗珠的红光,是酒劲
夸耀,给在座美人,一人一首爱情诗
夜冷,霜凉,风的一堆傻话

或许给果子焐得甜熟,软糯;——扫一扫
加个微信
混个朋友圈邂逅的点赞

2019年11月6日



不许假释

狱警在上班的路上
停顿。有时候,我愿意
把这停顿凝固

在一片围墙与铁丝网的后面
被无限期看守的建筑
关押,一堆渴望越狱的心
在肮脏的灰尘里,在黑白颠倒中

还是死

作为这个罪孽的世界,不可知的宇宙

还是神
为何要戴上魔鬼的面具
失败者佩享的奖赏——脚链、手铐
雕塑在混沌的大理石上
一只蚂蚁或毛毛虫,从不辩证
绝对的斩锉声
凭空冒出

执刑队的枪决,无限延期,跌宕,停顿

当扣紧衣领上的最后一粒纽扣
我与狱警
严丝合缝,合二为一

制服就是我的围墙与铁丝网
神经不甘被囚
但血肉
仅仅作为被审判的替代物,用来牺牲的祭品
不许假释

2019年11月8日



神曲

门卫偶露眼镜王蛇的狰狞
与楼下养蛇人,有一样的眼神

人世间的亲情,温暖,在天边
撑起,冬日暖阳渐趋褪色的红灯笼

他们逼近,围拢,其伤害比窘迫
严峻;只为指认,你的——阿喀琉斯脚踵

他们洞悉人心的脆弱,纸糊体面下
金钟罩不明就里,百炼成钢的——死穴

本以为避开了饥饿,寒冷;他们却在喜洋洋
吹奏肚皮嘭嚓嚓印度舞曲,将你精准投入

一窟窖黑夜嘶嘶的蛇窝
因为他们,他们是养蛇人的孽子孽孙

2019年11月11日



阿尔茨海默病的创意

我可以助他人成为百万、亿万富翁
只需一个阿尔茨海默病的
创意

相恨相杀的警察,遏止小偷的逃跑
凭借的是一副牢牢锁死的手铐
白头偕老的夫妻,也有柔情奕奕辉映的铂金戒指
每天拧紧发条的瑞士名表

多么落伍的小布尔乔亚与机械化时代
小女人惊惶地张大眼睛
在街头、车站、商场,甚至在亲子游戏的海洋公园
苦恼于强悍的河东狮吼
不见影踪的男人,比小偷比十恶不赦的罪犯更令人发指

“躲”与“逃”
包括“玩失踪”!就得用高科技来追捕

丈夫该当圈养一丈之内,亦步亦趋
为了保障男权,可以适当放宽自由的边界
比如发明一款无线电手铐
由移动终端控制,三五米的距离
电子警察就会提醒或锁定:不可越轨的位置

一个心不在焉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
可恶的“小淘气”
相亲相杀的男女,即如美猴王,号称齐天大圣
难逃如来佛高科技的掌心

简简单单的一个创意
该当促进并非机械化的头脑
去生产这款量子时代的区块链手铐
如若某人由此达成先挣一亿元人民币的小目标
请莫忘记——(铭谢!)
此一令我变成傻帽痴呆老人的发明专利

2019年11月11日



小路的尽头

小路的尽头只采回两样事物
一样是雨水,一样是钟声
激情退潮的暗室——风吹花香
家里的老醋坛子怀疑
户外归来的我,是否采摘过路边的野花
拂去月光与青霜
白衬衫上是否留有?唇印与酒红

质问摔碎星光的宋代老瓷
建窑兔毫盏,不可触逆的彩釉
小路的尽头,究竟有什么
有山的高峻,巉岩,我攀越过,山外有山
有动荡的海洋,波涛汹涌
暗礁与沉船
把我琉璃般的影子撞破了,那清脆的烂琉璃
留在海底,与水母与红珊瑚
相见恨晚

所谓的一见钟情,一见如故
亲爱的
我的一双手,一对翅膀
折断了
有啥不可言说?沉默的冷暴力
斫伐无情的刀斧

小路的尽头,有挫败
有屈辱,因为不甘
世道与人心,大大的坏了,变了
我才决定,采回雨水和钟声

猜忌并非不可解释
亲爱的
小路的尽头,那无法搬运的
是不再回头的热血青春

2019年11月12日



蝜蝂

为了停下来,为了静止
唯一的方式就是快走,跑,奔跑
停不下来的脚步,触须
这欲望在寂寥的宇宙中,空白无限
混沌而不可见彻底的
雷电,致人生死的勃动
搏斗——一点点又一点点
停不下来的心跳

办法,是用气味,用雨水
用月光铺就的那一层碎银
用血腥——掠夺世界

是用脊背,负山,负水
是用脚爪,抓起地球,海洋
高空气流,一切可见之物
一片腐烂的树叶,陨铁,一切活着与死去的人
他们创造,白骨与财富
并非睁眼瞎
只是,一切可攫取的物事
唯一的方式,拿过来
(作为拥有的保险柜)放到背上

一切的政治,恐怖,希望与炸弹
人类的福祉
爱慕与嫌弃,帝王绿翡翠
勋章与住宅楼,挖掘机的机器人手臂
只为掳掠
并放到匹夫总裁的脊背



直到时间在无尽颠簸的道路尽头
停下来,并静止

2019年11月12日



无名氏

叶公们以雕龙术鉴赏,考证
八大山人的真迹或赝品
心高气傲的干脆涂鸦宣纸
在泼墨写意装裱中夸耀
醉酒后的神来之笔
一方闲章,矜嵌,散澹的志趣

偶尔,我也从互联网上看到一二幅
古旧的图片;怪石,怪鸟,怪鱼
一个怪字,不在于枯荷,风水
怪哉,翻青白眼,独对苍茫宇宙
只为腹诽——那个谁?

可叹
扯不断的牵挂,陌生人,赠饭的老妪
路边人家讨要的一碗清水
斗室之内,萍踪之旅
我也会鬼使神差,义气勃郁
把你的名,挂在一幅白墙上

说是以整个世界——画,说是以
整个宇宙——留白,给予
为何又题写跋记,序言
签名,加印;只为墨迹你的名
哪怕千年百年,以光阴算计
小确信,念叨——你
从另一颗星球赶来——认领

2019年11月13日



头顶的河流


可能是钢铁,可能是彩虹
有人踮脚,在午夜扔下辞职报告
直抵怒江;有人在黎明时分
怀揣一颗不眠的心,走四方
让耳畔的风嚣,尽数吹落虎跳峡

头顶的河流,给了人们无尽的可能
有人终生渴望跳龙门;有人网购高铁票
到京畿会友,密室里交接高人,弹指间笑傲九州
有人在宅基地俯察,一亩三分地上的泥浆浊水
可能半生已经消耗,为了守护破旧的红砖
一架葡萄藤,不惜自焚来抵制——“拆迁”

我知道头顶的河流
就像跳高,有人轻易跨越
不断提升的横杆
热泪盈眶,我们为田径运动员走上领奖台
鼓掌

作为奔驰时代的观众,头顶的河流可能令人
攀爬无数级梯子与台阶
也仅仅是在梦中
忘记了憋屈,天堑
呵笑着侧身飞跃——头顶的河流

2019年11月14日



镜子里的渔夫


渔夫出门
跨上公交车,一路哼着小曲
拿鱼钩作领带夹
对着镜子钓一条江,一叶帆,一声
噗嗤的笑

女人翘兰花指
戳在男人的额头上
从镜子里拽
一条好色的渔夫

2019年11月17日;0:22



你的温柔

如果你温柔,风将止乎
你的呵气,海水会平息波涛
船停下来,激情与心跳
栖居——两片甜香的嘴唇

这就是傲游者的报酬
亦或劈波斩浪的代价
我们都处于城堡的悬崖外
每一次兵临城下,杀伐,征讨
诸侯们疲于狼烟,烽火
而士卒搂抱残肢,那失去了的
不可寻觅的血肉,不可熄灭的雷霆
依然是欲火!在寒窑点燃
一豆油灯,并指引黎明的归途

如果你耐心有限,不再等待
杀人王难平一腔怒火
战场上人仰马翻,珍珠港遭到自杀式袭击
泰坦尼克号奢华的邮轮
注定沉没于海洋之心

难道没有人提醒,你的眼泪
是明珠,是最无价的钻石
凛冽,瑰丽;这世间最不可思议的游戏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的柔荑,凝脂
一双至为尊贵的手,过于谦卑
过于自误了;这个星球有了生命以来
大海动荡不安,兵戈未尝休止

请呵护你手心的一盏油灯吧
生死一线,全赖我是否也在你心中
翘首企盼航线尽头的灯塔
要小心啊再小心一点,你的温柔
足以确保我九死一生,返航着陆

2019年11月17日



菩提树下的金蛋

我们住在城里
看不见和尚
却讨论,和尚有一个梦想
把梳子,卖给
城里人,尤其是头发长的美人

多牛逼的创意
每个不种粮食,每天都在消耗
需要掏钱刷卡的城里人
不为发财,只为活命
也要好好珍惜自己的念想

下雪前,小黑熊
出没树林,为了血食总得
猖獗一把
城门下的街道,小巷
由远而近,未见到和尚
天就这样黑了

2019年11月17日



风雨来袭

并非为了骇人
夜从黄昏时黑了脸
躲在家中的人,不愿出门
却被风雨追撵得关窗闭户,浑身
发抖,丝丝凉意算不得什么
露天的铁皮棚才叫受罪
风雨中翻滚,转向,凹凸变形
没手,没脚,没嘴,却挺起一张铁皮胸膛
嘶吼,咆哮

是一把出鞘的剑
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正与群狼搏斗

而我们是孱弱的,无辜的,善
血肉之躯,无助
恶,亮出獠牙,嗜血,疯狂
仿佛
不毁灭这颗星球,决不罢休

2019年11月18日



光阴的故事

四季的流转毫无意义
老兵难忘猫耳洞
炸飞的断肢——在
岩石草木里——化为碧土

心头养着一窝蚂蚁
老兵的痛楚
驱使群蚁往来不休
奔走,搬运,隔空取物

无心计算光阴
且让忍耐攀爬,点点滴滴
挖,攫,刮,摄
务必耗尽——那捧碧土

2019年11月18日



布满花格子的床单,飞向蓝天

奇妙的事并非出于想象
一片羽毛飞起
一个唱歌的少女,从窗口
乘坐布满花格子的床单,飞向蓝天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人们从熟睡中惊醒
恍惚中未来及缅怀,酣梦消失在何处
耳畔灌注滴沥的鸟鸣,人们在询问
少女的欢歌笑语
——去了哪里?

就像我们阅读《一千零一夜》
惊异土耳其飞毯
奇妙的事并非天方夜谭

我相信
有人削木为鸟,鼓掌击拍,以歌声作动力
那飞行器高过京畿的楼顶
高过山岳,高过万里长城
三天三夜
仿佛我也经历——与欢歌一同
遨游蓝天白云

就像我相信,历史教科书的夹缝里
有些许穿凿附会的言辞
吹口气,蒲公英会从孩子们的掌心升起
飞翔的绒球携带仿宋字一样
毛茸茸的种子
把奇妙的事播散到远方

当月白风清的夜晚
独坐窗玻璃下,竹叶簌簌飘摇
眨眼的时候,有个笑靥
昙花一样皎洁
当我举头向明月探询
奇妙的事和洁白的羽毛
会在我心头——扎根!

2019年11月20日



被掩盖的天地

我们要思考和说话∕为什么?
要亲吻,眼泪∕为什么?
我们懂∕为什么?
比哭∕为什么?

在朋友圈,看到一首诗
首先注意的是那些被折叠的
被遮蔽的文字
一只手攥紧了,令人猜想
那些被掩盖的文字

就像蒙克的油画《呐喊》
捂住了耳朵,扭曲了面部表情
连天空也随之扭曲,受伤
世界只突出
一张嚎啕的大嘴巴

叫人纳闷?为什么
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在哭
既得不到安慰,更不许说话,亲吻
憋不住的眼泪会流露
什么样的颜色?是被掐住喉咙的思考
在蹂躏(不是因为省略,暴力
惊恐
是因为——不可说)

我们懂得……被遮盖的天地

2019年11月25日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