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我愿第二次弯腰匍匐(9首)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龙羽生



加入时间: 2007/05/13
文章: 273

文章时间: 2017-6-15 周四, 下午5:55    标题: 我愿第二次弯腰匍匐(9首) 引用回复

九州与飞檐

多少次回避这蟾蜍狰狞
粘稠铜斑的春夜
浮云与黑土相互掩盖,鼎一样沉重
九州与飞檐
在烟水中漂浮

有一种明媚需要相互辉映
而她们明媚的证据,仅仅是
以鸟骨削出骨哨,并削下编钟
宫商角徵羽,削下野蜜蜂
半截躯壳和心脏

她们只是为了穿越
我的怀抱
她们只是为了弭合
我的指逢
她们锈蚀我的铜骨,抛弃我
哪怕我裂喉而歌

哪怕地老天荒
她们依然在相互辉映,寻找
一个叫月亮,一个正准备背叛
重门闭锁
冉冉飞升——我不敢惊醒她
不敢叫她的闺字——嫦娥

劣迹斑斑,自惭形秽,佶屈
聱牙如嫪毒铜臭
改头换面为裤裆玩雀儿
末代皇帝,岂敢惊扰蟾蜍鼎压
那一缕明媚……婉容

2017年6月10日


失联与提速

高铁将水塘折成两页
就像银针快速穿过蝴蝶的心脏,但不影响
有一种飞翔,不过是轻轻翻动
虫噬泛黄的竹纸

碧绿葱翠依然,匀展阳光与田园
团团围住,曲线毕现,高高低低的山峦
将一线豁罅与闪电留给
隧道与河川,留给对面拾履的张良
留给不肯弯腰逢迎,连夜抛下官印的陶潜

在历史老人预约的凌晨,彼此可曾相逢
错过了大好年华,在所有艰难的岁月,历经兵霜刀寒
正如此刻我一再提速,只为尽早躬耕桃源
并结束

那打马狂踏月华的人,分不清萧何与韩信
在迷惘的时刻,——我们
可是为了追撵
黎明时分的短暂失联……

2017年6月15日
南陵至合肥高铁车上



加与减

日子里有加法也有减法
减掉的是白茫茫大地
增加的是一江春水
这边冒头,探出一片绿叶
那边深深的凋谢,一曲葬花

高铁在奔驰中,增加的是地理
深度及广度
夜畔差旅的寂寞
如果山峰一个劲垒叠
减下来的一定会是河谷,以及河岸
指点江山的青春少年
面向狰狞的裂罅
无法缝弭

是既有的秩序,——加与减
更多的仅仅是添乱
叫人手足无措,莫名的兴奋
才会将日子搅缠得井然谢幕
无需挽留

就像这个春天
在京都假日酒店
我抖落衣衫的灰尘时
也会抖落江南
油菜花颗粒,——就像勃拉姆斯
细腻的花粉,——与舒曼夫妇
难以协奏却纠缠日深
梦寐四手联弹的光阴

外省人来到京都
多有感慨,——交响曲轰鸣
粗犷的生活让我一再忽视
油菜花洒金一样的花粉,多少
颗粒碎小的光阴
竟刹那弥漫,千里迢迢
从安徽到北京的距离,——在变奏
未完成的狂野与持久的虔诚

山河不可逆转,不愿承认
人啊——
减去了多少雄心壮志
就会老去多少岁月
且在可怕地加速,——恰如砂轮
打磨乐盲皮革坚韧的耳朵

2017年3月18日(已修订)


静与动

在一个地方坐久了
总是保持
一种姿势,一种不屑与世相争的姿势
并非
总是

因为,在另一个地方
总是保持
飞翔或疾走
鸟与兽的姿势
并非
总是

还有一种畅游的姿势
鱼的姿势
水中捞月的姿势

这些林林总总的姿势
从清晨到黑夜
包括那些叱咤风云的姿势
沧海桑田的姿势
与你毫不相干的姿势
一同
冲击——你的肃然端坐

包括那些云层与星空
旋转着
试图一同完成

你的一静,呆若木鸡
而世界正以点钞机的轰鸣,运转
加速一动

2017年3月15日(已修订)


巨律

这振奋源自悲哀
千百年灰尘抹额的老京城
让远涉的青春有那么一二次
冒出地铁
漫步凛冽的十里长街

有两种力量扼住喉管
要将争先恐后的两次言说
生生逼回这副过客躯体
这光秃秃的榆树
萧瑟突兀,骨骼支棱
满面枝枝叉叉的肃容
并非为了强调内心干枯
但雾霾下——金声玉振的轰鸣
携来弹膛般加速的高铁
其中有一席我网购来的座位
从江南呼啸而至

一口气我差不多要说出三个来字
在四季慷慨回旋的巨律下
那青春永生的隐秘
裹挟我

这正是两种力量合击的悲哀
融汇整个中国的绿色将在此地崛起
但鸦唳启明的凌晨
却将高大萧瑟的榆树
封禁在我
渴求返老还童的体内

2017年3月20日


耳朵
——致TS

滴滴答答,雨水耐心等待
一只耳朵——不同于
滴滴答答的耳朵

雨水灌满花蕊,灌注蜜蜂
脑门金黑色的线条
形成江河,形成土拨鼠和蚁穴的
灾难,树木鼓掌的欢喜

一黑一白,白昼与黑夜的耳朵
均不是我所期待的耳朵
雨水期待的耳朵

对于回忆,已闭目塞听
失之交臂却漫天呼唤——爱情
被梵高割掉的一只耳朵
热血的青春——饥饿
是一只土豆的耳朵,是生活
支起锅灶——生锈的铁耳朵

这些都不是耐心的耳朵
滴滴答答略等于充耳不闻
而我所要说的耳朵
只在此一刻,此一时

雨水的耳朵——滋润枯寂
或者说枯寂破土而出
形成一滴——雨水的耳朵

我不说出——自己
在期待什么!
亲爱的,我们共同期待的
三月,将要结束……

我们还需要耐心
一只耐心的耳朵

2017年3月30日


风筝
——致TS

即便是高铁,放飞千里
即便是日历,翻开一周
一个人独居
睡觉,读书——在无梦的音乐中
翻身,晒太阳——无拘无束

那是率性而为的——春天
在长江与黄河两岸——画油画
让姹紫嫣红——一望为浓稠的绿荫
在一张邮票大的办公室——敲键盘
没有地址,没有姓名
一封信——删除了,再敲键盘

不会再动用——纸和笔
不会再说别离——思念
心里忽然空荡——三月的天空
很散漫——仿佛失去了牵引
我知道我不是——云
而是

——风筝
有一根线急于收拢
并期盼,尽快回到你的手心

2017年3月31日


记得当年我们正年轻

曾于火炉旁添煤加炭,敲击腰椎
希望正襟危坐,向睡眠里钻燧取火
崇敬盗火者,才叫读书

曾于人家的屋檐下,伞撑茫茫雨雾
曾于大街小巷逆着风雪,扯破嗓子嘶吼
何时拥有自己的一张书桌?铺开稿纸
为心爱的姑娘抄写,誓言横冲直撞的情书

书斋。象牙塔。当年
我们正年轻
畏惧图书馆的烫金书脊
神气活现。大块头的哲人,圣贤,拥拥挤挤
随时会冲破书橱的玻璃,反复拍打我们的脑瓜

如今我明白了帽子的艺术
遮掩女人的妩媚,哄骗阳光
我相信梦中自有奇妙的色彩,令人惊异的诗句
但我决不相信,神授一本黄石兵法
运筹帷幄,赢得一场战争
装神弄鬼,输掉一条性命
当年,我们正年轻

就像在闲逸的公园,僻静的树林
知了可以替我消磨夏季
姜子牙可以忘记垂钓,急急的
去搀扶,貌美如花的老伴
人情与世事,何时何地
不在静静地将我们阅读

一本书,是我
亦任我,——随时随地阅读
而那永不更改的诗句
依然流露,——恋人娇憨的眼神
岁月将一再验证:美人钓鱼,——不系鱼钩

所有的辞章都在赞美
在赞美中欺骗
只有爱人的叹息,惊喜
永葆我们当年,青春的口吻

——我不信!她的话
只需听取,——可以确信!

2017年5月1日;0:32


我愿第二次弯腰匍匐

弯腰匍匐在
尘埃下
在曾经迷路的圆环高架桥、十字路口
街道大理石基座的拐角
不为滑轮车上肢体残疾的哀号乞讨
不为捧起血手印的乡亲上访
不为……
只为那口衔铁钉的修鞋匠
只为他,——“吐口吐沫,钉一颗钉。”

哪怕我和他从未有交集
哪怕我找他修鞋
他也从未抬头,看我一眼
但有一种愿望,一种冲动,——没有丝毫歉疚与抵触
第一次,我愿弯腰
匍匐在尘埃下
等同于修鞋匠膝下
夕光搅动的尘土

一个人——可以
放下——他的骄傲
他的自尊
与怜悯
甘愿——把双手
放在泥土上

我愿第二次弯腰匍匐
甚至不是为了母亲
为了女人
哪怕是热恋之时,相濡以沫之后
我也未曾如此
弯腰匍匐在
她的脚下

我甚至产生如此的心愿
为她擦鞋
不惜以唇吻——舔尽灰尘
只为她
霞光熠熠的舞鞋

我想冲进尘埃
化作泥土
道路
山脊
托举她
只因她有一个名字——叫
“女儿!”

此生——只有她
让我第二次弯腰匍匐

2017年4月3日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