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当代诗话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人文视线(两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新泽飞翔



加入时间: 2012/10/22
文章: 88

文章时间: 2017-5-27 周六, 下午5:32    标题: 人文视线(两篇) 引用回复

文学监督(批评)与文化的弊端



文学监督的价值,在于提醒你该对你的诗、你的作品对你自己有所交代——有人在看着你,你不能偷懒、不能糊弄他们。也在于你要让他们看到什么,而不在于你说你是什么,你自认为怎样,因为事物过程中透露着你的真相(能力或者程度)。

一般而言,特别是对于初学者来说,不求实际的赞美与奉承类似于是在帮助你糊弄自己,他是给予愚蠢者的礼物。因为他隐瞒了你需要改进的地方,保守了技术上的秘密。假如你还知道诚实的存在,那么你也应该知道:这个他对你是不够真诚与诚实的,深究的话,你应能对此人的人格状况有所了解。当然,为了笼络人心,甚或者为了建立一个多数人压迫少数人的文学环境为目的的人不在此列。

我们传统文化中的“为尊者讳耻,为贤者讳过,为亲者讳疾”(孔子《春秋》)这种后来被发展到生活的接人待物方面的为人处世的教条的弊端,就在于过于顾虑人际关系经营的好坏,在这里,你有没有真才实学不重要,能处理好关系是根本(或许因为这种努力方向方面的“偏科”,几千年的中国发展下来,连盒火柴都生产不了,但国人的头脑似乎一个比一个大),以至于使一种不诚实的文化选择成为了社会的时尚与风尚。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种不诚实的文化的开端或根源,它的前提是不对别人诚实,自己也不需要诚实,进而发展为:这个社会不需要诚实。于此而言,这种相互欺骗与蒙瞒的社会气候与环境中,人格的自我完善社会的创新发展将是少有的,与此相连的是这种建立在相互“欺骗与蒙瞒”基础上的社会与国民素质与素养。

另外,坚守“老黄历”的封建时代的等级差别,与对社会强权的“不敢说、不敢言”的禁忌,把它误用到现在的人际关系的平等与自由社会,是一种对于时代与现实的经验的误读、误用,一个把当今社会当做封建主义社会来生活的人,其与现实的“时差”错误是不言自明的。这里,除了需要认识到时代的(人的自我身份)的不同、差异与改变,同时需要明白:一个聪明人的社会,需要看到和确立这种诚实,而这是选择建设一个精神聪明的社会还是一个愚昧、精神错乱的社会环境的基础和前提。

文学活动体现人的精神状态,健康的精神意识有助于人的自我完善(他是必须也是必要的),他将意味着我们的文学是建立在什么样的人格状况基础上的文学,而这也是改变整个社会文明健康状况的组成部分。对此而言,改变病态的个人小聪明,着力于构建整个社会的精神及其环境健康的“大聪明”,才是真正能从根本与长远上保证个人与民族尊严的东西。它值得那些对此有自我觉醒意识的,有牺牲与奉献精神的人去努力去做。



2017.05.10

---------------------------------

文化生态与个人实现



就国家而言,国民素质也是一种“文化”生态的体现。俗话说:“人可以有个穷命,不可以有个穷相”,当一些人不择手段、巧取豪夺乃至于不顾廉耻地来谋取文化的利益,那么,这个社会的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就已经被架空,其所谓的文化无异于是文化的荒漠。如同前文提到的“诚实”,某些市侩人士偶尔也会大义凛然地感叹这个社会缺少真诚缺少信任,他或许会把责任推给国家社会、推到另一些人的身上,但谁能否认他不是那其中的一个“荒漠”的分子。

在那种欺骗与蒙瞒的环境中,人们骗来骗去的,你糊弄我我糊弄你,得过且过,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学问,结果是大家都成为了一些灰头土脸的文化土豆(整个社会的人格层次也将因此变的低下不堪),其偶尔也会相互埋怨,但这样的结果究竟该怨谁呢?这不是聪明的结果吗?谁能说历史上的中国人不聪明,但历史上穷死饿死的中国人有多少,他们的聪明换来的又是什么,那究竟是聪明还是愚蠢的结果啊。老子有言:“得失并存”俗语又有言:“聪明过头带出彪来了”当人们不姑息长远利益,乃至于争相出卖未来,以换取现实利益,整个社会“一年不如一年”也就不意外了。那么谁还在走老路呢,这个国家崛起的累赘是它的哪些“不堪”的人民呢?

我们说,追求个人价值没错,但这种价值应该是以真实信仰为前提的,以文化写作为例,你有真才实学,对文化是好事,但假如没真本事、没过人处,聚一群人仅以谋取文化利益为目的,欺行霸市、结党营私,其品质与社会上的地痞流氓小阿三何异。这里做一个或许是耸人听闻的设想:假如这个社会的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这种或隐或显的地痞流氓或者“阿三”人格,这个社会会是怎样的社会,这样的社会真的有希望吗?在这样随时会遭“侮辱”相互“欺压”的环境中,在这种低下的人群层次中生活,个人会幸福吗?那么,你真的适应也愿意只在这样的环境中安顿自己的余生吗?这仅仅是我无端地假设吗?

笔者还想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些人像普通动物一样地,以相互争斗为兴趣、癖好、为能事,为生活与人生的内容,其实际上已经把自己堕入了动物圈中,随着这种历史的发展,他们也因此弱化了,在大的环境中主宰自己命运的能力。这在历史上有过几个人押着几千人去屠杀,而没有人反抗的情况,其或许真的是这种宿命太强大,也或者他们活的本身已经很累、很辛苦,再没有精力去应对他们真正的敌人。



2017.05.15


----------------------------------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当代诗话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