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我们的白与黑(散文诗二加一)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新泽飞翔



加入时间: 2012/10/22
文章: 89

文章时间: 2017-4-16 周日, 下午12:43    标题: 我们的白与黑(散文诗二加一) 引用回复

管家或者记录员



我们必须重新退回到这里,确认这种地位与身份。把自己捏造的东西丢掉,把创造的责任还给造物主;把赞美看成是对所从事的工作的评价。从来也不能决定什么,思考的时候事物已经完整地存在着,我们无能参与决策,也无从知晓事物的期待、结构与牵连。我们收集话语,用语言的兜子、用箱子把事物提出来;把新鲜与光亮递给找寻着的人们。

仅仅如此。没有侈望,便多出了一份坦然与安静。像一件被时光的熨斗熨过的衬衣,有一种整齐与洁净把我们与好世界重合在一起;一束柔光打到了灰暗坚硬的存折上。这将能够擦除我们心灵的赤字与面向泥土的窘迫。


2017.04.05

-----------------------------


人的学习或者创造



成功者从自然世界中脱颖而出,把众多的物种、整个大自然压低到了自己的膝前。从一个朝不保夕的人,到一个游走在华丽殿堂的志得意满的王之间,花掉的仅仅是他的辛勤、努力与智慧。但这至高的权限有没有端点,也或者一个难以逾越的格挡。作为完整意义上的统治者,他是否已经解决了所有的与这种身份相关的歧义与问题。

面对自然世界,也是在面对着一个巨大的车间。我们学习,是在学习材料;掌握与制造材料。我们需要考虑:这材料又是谁在(或者曾经)使用着的,工具又是谁放在那里的,或者是谁指给我们的。那么,那个讳莫如深的老板也将出现,将梳理与解释这一切的原因与奥秘。

这个世界是它的。现实取得的东西,让我们知道现实的一切:我们的经验、技术与创新以及位置是怎样的虚假。看不清自己,也不知道权限的梯阶是怎样的分布。掌握的仅仅是一把表象:一个封闭的内核,把我们关在它的外边。这层遮挡也把人置于它的下方与外围,在那里依然躲不开,黑暗像水一样地占满我们身体的空间,点指着它的食物。而这像是一个王的退位的故事、传说与遭遇。



2017.04.06

-----------------------------------
-----------------------------------


公共的冬天



像是被时光丢在这里很久了,又像是人们自己最终把自己丢在了这里,像古代那么远。在那个上有片瓦,下有污水横流的城中村,贫穷的人们受到保护,民心和村规都倾向于天平的这一边,富有的人象过街的老鼠被人戏弄与蔑视。备下的大餐让一些人眼睛发红;脸变得发黑,内心却越来越窄。

走到高处的人平衡不了低下的人。就像一匹白布招来了大染缸的敌意。划一条线,让他栽到粪池中;踢开书本,寻找他的背后,用刀阉掉那个爱惹事的巨人,让和平、安宁重归城中村!贫穷的人们,吐出那口窝在心口的浓痰,而幸福安康的廉价泡沫会沿着一口口黄牙飘向村子的每个角落。

把不同翻过来往深处挖,挖出毒、挖出瘤,这里的人们再不敢靠近。而一块良善的木板被挂在胸前,被打倒在它自身之中,却为什么眼里还充满着别处的悲悯。

像是这里的四季只有一个冬天,公共的冬天。饥饿、寒冷在追迫着一些相互黑着脸的人。白菜是他们的春节,烂菜叶子是他们日常的生活。时光过道上,他们用一条白菜心捍卫着“黑帮白菜”的市场存在与价值。置身其间,相互取暖、提拔与推高。他们劲挺的青筋也宣示着信仰与信念,像根寒风中的木棍,支撑着肿大的脸面和在一般的人那里,看来坚硬和多出了大块脑筋与骨骼的脑瓜。



2017.04.07

------------------------------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